当前位置:首页 - 互动 - 墨香苑 - 好人难寻? ——美国作家弗兰纳里· 奥康纳
名家书林

好人难寻? ——美国作家弗兰纳里· 奥康纳

2017-03-02名家书林406 [    ]  [打印]

生平——

      弗兰纳里· 奥康纳(Flannery O'Connor),一九二五年,玛丽· 弗兰纳里· 奥康纳出生于佐治亚州萨儿纳市,是小爱德华· 奥康纳和里贾纳· 克莱因的独生女。父母家都信天主教。她的童年是孤独的,进入教区学校以后才有同较多的人接触的机会。她从小就爱好供玩赏的禽鸟,这个癖好保持了一生,甚至后来她在小说中把某些鸟作为象征。最有名的例子是《背井离乡的人》中的孔雀。一九三八年她父亲被发现患有不治之症:散布性狼疮,奥康纳一家迁到米列德奇维尔市中心克莱因家去住。玛丽在皮博迪中学里是个既活泼又用功的学生。一九四一年,爱德华去世。次年,玛丽高中毕业,考进当时的州立佐治亚女子学院,主修英语和社会科学。她在校期间一心想当个漫画家,四年级的时候曾经向《纽约人》投过漫画稿。这家杂志虽然给予她鼓励,但是始终没有采用过一张她的漫画。一九四五年,她大学毕业,获得文学士学位。一九四七年,她获得文学硕士学位,但是还在大学里待了一年,然后到亚多去,根据几篇短篇小说开始写第一部长篇小说《慧血》,后来她又搬到纽约一家公寓旅馆去住。她在纽约结识了也信天主教的罗伯特和萨莉· 菲茨杰拉德夫妇,从此成为好友,终身不渝。一九六四年她去世后,罗伯特是她的着作权方面的遗嘱执行人;萨莉是她的书信集的编者。

 

 

  一九五O 年年底,奥康纳身患重病,她的疾病在亚特兰大被确诊为散布性狼疮。她靠输血度过危机,后经注射当时在实验阶段的促肾上腺皮质激素,病情终于得到控制。一九五一年夏天,奥康纳出院。她衰弱得连上楼梯的力气也没有。她母亲带着她到离米列德奇维尔市几英里的那座叫安达鲁西亚的饲养奶牛的农场去,在那里母亲经营农场,做女儿的在秋天健康情况有所改善以后继续写作。农场生活是固定不变的。早晨,奥康纳写作;中午,她母亲开汽车,两人到米列德奇维尔去美美地吃一餐午饭;下午和黄昏,如果没有客人来,她就看看农场上的禽鸟,阅读或者作画。她的工作态度极为从真;每天在相同的时间,她强迫自己在书桌旁坐上两小时,即使没有创作激情或灵感。她“有时侯工作了几个月,不得不把写的东西扔掉,但是并不认为浪费了时间。”大剂量地使用促肾上腺皮质激素使奥康纳骨质疏松;结果,她的髋骨支撑不住她的体重了。起先,她借助于手杖;从一九五五年起,她靠两根铝拐杖行走。尽管她行动不便,她还是尽可能地接受一切讲演的邀请,即使报酬很少或者根本没有,她也乐于从命。她总是逐字逐句地念讲演稿。现在有一些稿子已经出版,不难看出,显然都是经过仔细推敲的。

 

 

       除了写作、讲演以外,在她的生活中写信也是一件大事。她同许多人通信,其中有一些人她始终未曾会面。信中的措词显示她才思敏捷、气质幽默,譬如说,她在信上说过:“生前害病是件非常好的事情,我想没有这种经历的人错过了上帝的一个恩惠。”用诙谐的甚至可以说是嘲笑的口吻来谈自己的痛苦的处境,这个例子足以反映她性格的一个特点。她的《书信集》(1979 )是一部文笔优美、趣味盎然的散文集,为研究她的思想、创作意图和欣赏她的作品提供了宝贵的材料。 一九六四年初,奥康纳在写尚未题名的第三部长篇小说的时候,切除了一个良性的腹部肿瘤,但是她患的狼疮又活动了,她的肾脏受到了影响。她知道自己不久于人世,唯一的希望是再出版一部短篇小说集。她凭着惊人的意志力抱病写作,终于了却了这个心愿。一九六四年八月三日,狼疮夺去了她的生命。一九六五年,小说集《上升的一切一定会汇合》在她身后问世。

 

馆藏主要著作

1

智血

I712.45/1061

新星出版社

2010

2

上升的一切必将汇合

I712.45/1079

新星出版社

2012

3

好人难寻

I712.45/1304

新星出版社

2013

4

生存的习惯

I712.65/136

新星出版社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