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互动 - 墨香苑 - 精神生活的孤独图景——1961年诺奖获得者伊沃·安德里奇
名家书林

精神生活的孤独图景——1961年诺奖获得者伊沃·安德里奇

2018-03-07名家书林317 [    ]  [打印]

生平——

      伊沃·安德里奇,(Ivo Andric), (1892-1975), 前南斯拉夫文学大师,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小说家、诗人、散文家、游记作家、文学批评家。一战时参加爱国运动而被捕入狱,惨遭流放,在此期间目睹并经历了种种苦难,获释后任职高级外交官。二战时期拒绝与法西斯合作,写下构思巧妙的史诗代表作“波斯尼亚三部曲”——《德里纳河上的桥》《萨拉热窝女人》《特拉夫尼克纪事》。国家解放后,担任南斯拉夫作协主席,创作了多部极具特色的中短篇小说。曾获南斯拉夫作家协会奖和一级人民勋章。

 

 波斯尼亚三部曲介绍——

      《特拉夫尼克纪事》小说以法国大革命,拿破仑帝国的盛衰,波旁王朝复辟,塞利姆三世的统治和灭亡为历史背景,叙述了法国驻波斯尼亚领事达维尔探索人生道路,最终理想破灭的过程,以及波斯尼亚两任总督穆罕默德帕夏和易卜拉欣帕夏的命运。特拉夫尼克大街小巷和市场内的斗争,塞尔维亚—克罗地亚农民起义,奥地利与法国两国军队间的仇恨;各种观念、信仰相互冲突,相互博弈……它们与几位主人公的行为轨迹和内心激荡宿命般地交织在一起。安德里奇以极其精美的形式,展现了那一段疾风骤雨的历史。《萨拉热窝女人》描述一战前后的萨拉热窝,继承遗产的女主人公因父亲的临终遗言,开始了偏执的、疯狂敛财的一生。为了追逐金钱,她不惜同身边的一切决裂,从纯真懵懂的少女变成一个唯利是图、众叛亲离的女高利贷者和发国难财的商人,最终因长期的阴郁、焦虑、多疑而病发猝死。《德里纳河上的桥》这部表现形式新颖别致的小说,仅用20多万字的篇幅就概括了一个国家450年的历史。它既准确地描述了几个世纪以来维合格勒城一系列的重大历史事件,也细致地勾画出一幅幅情趣盎然的生活场景,成功地塑造了几十个不同历史时期的典型人物。 德里纳河上的桥即是作者构思的焦点,几乎成了小说主人公的化身。它在地理上连结着东方和西方,在时间上联结着过去和现在。“桥”,它更像人民苦难的目击者,好似反映波斯尼亚历史的万花筒或多棱镜,叙述着有关波斯尼亚人民的苦难和抗争的庄严史诗。

 

伊沃·安德里奇的写作特点

      伊沃·安德里奇的作品糅合了现代心理学的观点与《天方夜谭》的宿命论。他对人类怀着极大的关怀与热爱。他不曾从恐怖与暴力的面前退缩,因为在他看来,恐怖与暴力足以证明邪恶确实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伊沃·安德里奇拥有一系列高度独创性的写作主题。可以这么说:他在一张白纸上落笔,描述了一部这个世界的大事记。我们也可以这么说:从巴尔干奴隶痛苦灵魂的深处,他对我们的良心发出了最哀愁的祈求。

 

      他还在一部中篇小说里,通过一位年轻医师,追忆了二十年代他住在波斯尼亚时的感受:“在萨拉热窝,如果你躺在床上,通宵不寐,那么你便可以学会辨认萨拉热窝之夜的种种声音。天主教大教堂的钟,以丰富、坚实的声音敲着午夜两点。悠长的一分钟过去了。然后你会听到,稍稍微弱些,但带着颤音的东正教教堂的钟,也是敲着午夜两点。接着,稍稍刺耳,而且比较遥远些的贝格清真寺的钟敲了十一响。阴森森的土耳其式的十一点——根据那个遥远国度特异的时间区分法而订出来的十一点。犹太人没有钟可以用来敲声报时。只有上帝才知道他们现在是什么时间。只有上帝才知道,西班牙犹太人和德国犹太人日历上所指示的究竟是什么数目。就这样,甚至于在深夜,当每一个人都在沉睡时,这个世界还是分割的。人为了要计算夜里的时刻而将它分割了。”

 

      这一富有暗示性的夜的氛围,或许可以帮助我们彻底了解伊沃·安德里奇作品中所探讨的基本问题。以伊沃·安德里奇在历史与哲学两方面的造诣而论,他必然会质问:在敌对与冲突的打击、折磨下,一个国家,或者一个民族究竟是由什么力量塑造成的?要了解伊沃·安德里奇对这个问题的看法,就得先知道他的精神态度。在探讨这些敌对与冲突时,伊沃•安德里奇的内心是宁静而安谧的,这是一种从磨炼中获得,又经过深刻省察的宁静而安谧。在思索整个问题时,他始终抱着一种客观而又富人情味的态度。归根结底,我们将会在伊沃·安德里奇的这一精神态度中找到他作品中最基本的一个主题。

 

馆藏主要著作

1

萨拉热窝女人

I543.45/15

上海文艺出版社

2017

2

德里纳河上的桥

I543.45/16

上海文艺出版社

2017

3

桥·小姐

I543.45/4

漓江出版社

2001

4

特拉夫尼克纪事

I543.45/17

上海文艺出版社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