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互动 - 墨香苑 - 美与丑的对立——《金阁寺》赏析
名家书林

美与丑的对立——《金阁寺》赏析

2018-03-20名家书林585 [    ]  [打印]

作品简介——

     《金阁寺》是日本著名作家三岛由纪夫的一部重要作品,发表于1956年,曾获日本第八届读卖文学奖。小说取材于金阁寺1950年被僧徒焚毁的真实事件,描写年轻的僧徒林养贤出于对金阁寺美的妒忌,纵火烧毁金阁寺的犯罪过程,刻画僧徒对传统美既爱又恨的扭曲心态。作品以金阁寺与人生相比,描写美与人生,艺术与人生的悲剧关系。三岛由纪夫,1925年1月14日,出生于东京。他本姓平冈,名叫公威。他16岁时,他写出小说《鲜花盛开时的森林》,并以三岛由纪夫的笔名发表,从此以天才小说家的面貌步入文坛。二战以后,三岛决心从事文学创作,遂带着自己的作品拜访川端康成,得到川端激赏。自此,他作品中奇妙的意境和鲜明的古典美逐渐被文坛接受,他也日益成为日本战后重要的作家。他的主要作品,包括自传体小说《假面自白》、小说《潮骚》、《金阁寺》、《忧国》以及遗作《丰饶之海》四部曲。他一生著有21部长篇小说,80余篇短篇小说,33个剧本,以及大量的散文。其中有10部曾被改编成电影,36部被搬上舞台,7部得过各种文学奖。他是著作被翻译成英文等外语版本最多的日本当代作家。

 

走进《金阁寺》——

       《金阁寺》的故事主人公沟口生在日本舞鹤一个穷乡僻壤的地方,天生结巴,严重自卑,不愿接近人群,自幼养成孤僻的性格。他听父亲说:“世上没有什么比金阁更美的了。”于是他常常幻想着金阁的美。父亲亡故后,沟口遵照父亲的遗愿到金阁寺当了僧徒。金阁的幻影展现在他面前时,正值战局恶化,他幻想着金阁遭空袭燃烧的模样,觉得金阁面临彻底而简单的毁灭的命运,自己心中绝对化了的的美可能会由此而消失。由于这种虚幻性和悲剧性,金阁的美在他心中更加辉煌灿烂。战争最终没有毁灭金阁。金阁不仅没有像他期待的那样落得个悲惨的结局,而且它还像夸耀似的以其美的永恒性展现在他的面前。只是在他的内心里,金阁在继续崩溃着。

 

      《金阁寺》的结局有点极端,“我”最后烧毁了金阁,从表面看,这似乎是对文明的背弃,对黑暗的回复《金阁寺》中,“我”最后烧毁了金阁,从表面看,这似乎是对文明的背弃。对黑暗的回复,但何尝不可以从更高一层对它做出认识。这里真正烧毁的不是历史遗留下来的那个金阁,而是异己存在着的“金阁”。金阁只有在面临毁灭时,才与“我”亲近,向“我”呈报自身的价值和意义,这是因为此时“我”对金阁的崇拜心理消除了,金阁不再是偶像了。烧毁金阁,是对压抑人性、遮蔽存在的异化了的文明的象征性的当头棒喝,是对人的愚妄的断然否定和扬弃。

 

       文中 沟口的这一极端举动,可促使人们破除对文化的盲目态度,回复一个更为切实、更为广大的世界,也回复金阁在人们心中的的真面目。金阁最终在一片火海中化为了灰烬,它“不灭的美”毁灭在了沟口的手里,整个小说在这里落下了帷幕。然而结尾却耐人寻味,沟口并没有死亡,相反,他逃离了燃烧着的金阁,像劫后余生一般坚定了活下去的信念。而这是为何?沟口从最初的迷狂逐渐清醒,他意识到此时金阁寺依然拒绝着自己,此刻的“拒绝”与之前的“拒绝”有着巨大差异:金阁之前的“拒绝”是一把无形的枷锁,它一边用美引诱着沟口,一面又将他拒之千里,沟口被这样的矛盾所制,整个人生都笼罩在金阁的魅影之中;而现在的“拒绝”则源于沟口自身,是被金阁幻影锁住的沟口对获得了主体自由的沟口的拒绝。前者是恶意,后者是善意。换言之,沟口通过烧毁金阁,消除了曾经存在于他精神上的魔障,被异化的金阁形象不复存在,原本被压抑着的人性获得了释放,被幻影所桎梏着的眼界也得以展开,毁灭成为了重生的路途。

 

馆藏主要著作

1

金阁寺

I313.45/334

上海译文出版社

2009

2

金阁寺

I313.45/334-1

青岛出版社

2012

3

金阁寺.2版

I313.45/334-1=2

青岛出版社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