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互动 - 墨香苑 - 科技、超人、外星文明,是人类的止痛片吗?
书评集萃

科技、超人、外星文明,是人类的止痛片吗?

2017-11-01书评集萃403赵志明(青年作家)新京报2017年08月26日第B05:书评周刊·主题 [    ]  [打印]

 

     在我看来,人类最强大脑的人选中理应有科幻作家威尔斯。他曾经在师范学校学习,所修课程包括生物学、天文学、地质学、物理学和化学,这让他掌握了扎实的专业知识,也为日后科幻写作打下了坚实基础。对未来的想象,比如时间机器和空间旅行,原子弹和克隆技术等,他在小说中都作了预言,充分验证了想象力在科学发展中的不可或缺性。

 

     威尔斯生于1866年,在他人生的暮年,飞机才被投入空战,原子弹的蘑菇云也才在人类大地上空升起。更为重要的是,当时赫胥黎教授是他的生物老师,进化论思想更是让他如虎添翼,对人类社会具有了深刻的批判意识。基于此,他既能大胆畅想《时间机器》这样脑洞大开的科幻奇文,也能潜心创作《世界史纲》这样立足人类全史的皇皇巨著,也就不足为怪了。

 

     同名小说《盲人国》不仅为这本小说集定下了基调,也映射出威尔斯科幻小说的一大特征——深刻的社会寓意。一个登山队的向导努涅斯失足掉落悬崖,却阴差阳错进入了与世隔绝的盲人谷。盲人谷里的人们失去了视力,慢慢发展出了全新的信仰。在这种信仰下,衍生出了全新的社会机制和伦理道德。努涅斯以为“盲人国里,独眼为王”,幻想用自己掌握的科技知识达成自己的权威,孰料这些盲人不仅不知道什么是盲人,反而觉得努涅斯因为脑部患上了可怕的细菌感染,才会在眼部和他们不一样,必须用手术割掉“视力”。明眼人陷身在一群“盲人”里面,不仅不具有优势,反而要被迫同化。尽管贡献出眼睛后,努涅斯能获得公民权,但是他还是毅然离开了盲人谷,宁愿精疲力竭地躺在清冷的月光下。

 

     很显然,像努涅斯这样的经历,无论是人类居于地球一隅的幽昧时期,还是时空穿越星际移民的未来时期,都会一再上演,信仰之争、国家之争,甚至是利益之争,都会让真善美蒙垢。

 

     《新型加速剂》《魔法商店》《被盗的身体》让我想到了吸血鬼。服用了加速剂之后,人类就会拥有吸血鬼似的速度——服用者的时间变快了,在他们看来,其他人整个世界的速度变得极其缓慢。但是服用者驾驭不了这种时间的快慢突变,难免控制不住自己的动作,对自身和外界造成伤害。

 

     光顾魔法商店的男孩,被各种魔法道具吸引,但是在男孩的父亲眼里,这些不是魔术也不是道具,而是活生生的现实,因而心生恐惧。《墙中之门》把时间裂缝和人生命运结合在一起写,让人期待又倍觉恐怖。《被盗的身体》发生了人类身体被寄居的可怕一幕,但寄主可能是幽灵,也可能是太空生物或孢子之类。这些具有超能力能够行使奇迹的人物,他们真的是这个世界的止痛片吗?还是会给人类带来毁灭性的灾难?

 

     这部小说集中最能体现硬科幻的,当是《新行星》和《手术刀下》这两篇。在《新行星》中,火星人要把一颗炸弹送往太阳,出现在天际的新行星,其实是火星人投放到太阳的巨型炸弹,火星人根据天体引力学和弹道学,投放出了目标直指太阳的太空鱼雷。另一方面,地球人误把这颗鱼雷当作行星,行星初现时出现各种揣测和惊恐,之后却习以为常。行星给地球带来巨大灾难,在行星消失在太阳内部后,带来的能量脉冲甚至差一点毁掉地球。

 

     亲手导演这一幕的火星人很是惊讶,因为从几百万里之外来看,这场灾难对人类显得微不足道。据说鱼的记忆只有七秒,和鱼类相比,人类可能是更不长记性的种族,任何灾难和危害都能转瞬即忘。辛辣的讽刺意味跃然纸上。

 

  而一个躺在手术刀下的男人,看似灵魂出窍,短时间内做了一次壮美的太空旅行,领略了宇宙中的星座、星云、黑洞、暗物质种种奇观。三国时期曹操横槊赋诗,吟诵出“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的名句,其盖世想象在这里也会黯然失色。放在20世纪的二三十年代,就好像现在通过哈勃望远镜亲历一般,依旧让人叹服,威尔斯不愧是创作出《时间机器》和《星际战争》的科幻小说界的巨擘。

 

馆藏信息:

盲人国:威尔斯奇异故事集    I561.45/1252    江苏人民出版社    2017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