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互动 - 墨香苑 - 《和泉式部日记》:日本女性以和文书写的经典之作
书评集萃

《和泉式部日记》:日本女性以和文书写的经典之作

2018-05-21书评集萃268《文艺报》2014年07月18日 [    ]  [打印]

    《和泉式部日记》的作者和泉式部,是日本平安时代与《源氏物语》作者紫式部及《枕草子》作者清少纳言鼎足而称为三才媛的女性作家。不过,关于和泉式部的详细家世以及生平传记,也几乎与其他二人同样模糊不清。   

 

    和泉式部出身于书香门第。其父大江雅致在冷泉帝皇后昌子为太后时代,曾任大进(三等官上位)之职。据《日本书纪》记载:昌子太后病时,移居于大江雅致的宅第(实则为和泉式部之夫、权大臣橘道贞之宅第),后崩逝宅中。可见大江雅致家庭与昌子太后的关系相当亲近。

 

    和泉式部的丈夫橘道贞亦出身于郡守家庭。长保元年(999)二月,出任和泉守。平安时代,妇女仕官以父兄或丈夫之官职冠称,和泉式部之称谓即因此而得,其真实姓名反而失传。橘道贞为当时日本权臣藤原道长有力幕僚之一。和泉式部曾随夫婿赴居任地和泉国(今大阪府界内),二人育有一女。道贞出任和泉守为期共4年,除第一年居于京都外,其后多在任地。在之后两三年的分居时期中,和泉式部与冷泉帝的三皇子为尊亲王传出恋情。

 

    为尊亲王与和泉式部年龄相当,风流多情。他与和泉式部的恋情大约维持了一两年,但详情不可得知。为尊亲王不幸于26岁早逝,喧腾一时的爱情遂告终止。和泉式部的丈夫橘道贞知悉妻子移情别恋后愤然离去,父亲大江雅致可能因此与之断绝父女关系,世人也纷纷非难指责。和泉式部在孤独与哀伤之中度过了一年。

 

    在为尊亲王逝世周年的初夏,和泉式部又开始经历另一次甜蜜而痛苦的恋情,新情人竟是亡故的为尊亲王的胞弟敦道亲王。敦道亲王为人多情、敏锐而易于感动,虽亦稍嫌风流好色,但颇富诗才。他与和泉式部相识时已娶妻,但夫妻感情不睦,家庭生活冷淡。同年12月,敦道亲王迎和泉式部入亲王宅内生活,王妃愤然离宅。二人的关系由此为世人所知,备受讥讽。和泉式部寄居亲王宅第内,其身份地位始终仅止于女佣而已。恋爱4年后,宽弘四年(1007),敦道亲王在27岁时病殁,和泉式部再度丧失情夫,哀恸可以想知。

 

    敦道亲王亡故后,和泉式部服丧一年,于宽弘六年(1009)四月,入宫做彰子皇后仕女,因诗才很受重视,在宫中也因先后与二位亲王的爱情关系而被讥为“荡妇”。随后,和泉式部与年长20岁的藤原保昌结婚,但二人婚后感情似不和睦。

 

    和泉式部的晚年生活也并不顺遂,从她所遗下的和歌可知,其女小式部因难产而早夭,中年丧女的母亲之悲痛,于和歌的字里行间流露着。这位一生在爱情的甜蜜与痛苦起伏之中生活的女作家,大约享年50余岁。

 

    《和泉式部日记》为和泉式部记述她自己与敦道亲王之间的恋爱实录:起始于长保五年(1003)夏四月,情人为尊亲王逝世近一周年时,和泉式部于百无聊赖之际与敦道亲王相识,而展开新恋情,其后约8个月时间,双方互有百余首情诗赠答往来,冬十二月,作者移居其宅第内;翌年春,王妃愤而归宁。日记内容所记,即为此段轰动一时为期10个月的恋爱经过,及欢愁感受。

 

    日记内主人公为男女二人,远不如《源氏物语》的错综复杂,在篇幅方面亦不及《源氏物语》的长篇巨构,甚至与《枕草子》相比也属于短制。然而,通过这部较单薄的日记作品,和泉式部展现了世间男女亘古不易的爱情实像。经由男女相互赠答的情诗,后世读者得以一窥恋爱中的起伏感受:迟疑、不安、欢愉、炽烈、坚定,乃至嫉妒、落寞……这些复杂而矛盾、快乐又痛苦的经验,不论时空,永远能够以真实情感扣人心弦。

 

    和泉式部敢爱敢恨、特立独行的个性与作为,甚至在男女关系相当开放的平安时代,亦不失为耸人听闻、备受讥评的,而她所展现于诗歌文章的才艺与学识,也自有其超凡脱俗之处,这一点,可以从与她同时代的《源氏物语》作者紫式部在其《紫式部日记》内所记述的一段文字反映出来:

 

    以和泉式部之称谓而为世人所知者……在文章方面有更优异的表现。当然,这位和泉也者,在男女关系方面,固有其不足称道之处;但是,观其写给对方的诗文,倒是充分流露出其人才华,即使她随兴所至的遣词用字之间,也都颇有可赏者。至于其所擅长的诗歌,虽然不见得是什么十分了不起的杰作,有关古典的知识,以及理论方面,也都还称不上是正格的诗人;不过,通观其作品,于随意谈说种种之际,总有一些引人注目之处。只是,对于他人所咏的诗歌每好动辄议论,则又未必是能者流也。要之,可视为长于自然吟咏成歌之辈罢了,恐非令人肃然起敬之高手。

 

    紫式部本身是平安时代最具才识的女作家,她对于《枕草子》的作者清少纳言等所做的评论都相当严厉。引文中她对和泉式部的诗文虽有不以为然的评语,却也可见对这位同时代女作家的才华有某种程度的赞许。在《和泉式部日记》中,和歌所占的篇幅比例大,其内容表现的意义与功能尤其不可忽略。作者将自己与敦道亲王之间缠绵情深的赠答之诗贯穿全书,记录下那一段轰动一时的恋爱;而后世读者亦借由他们所留下的情诗,重新经验并感动于古人的爱情欢愁。

 

    《和泉式部日记》分为三个段落:第一段落内,和泉式部以较少的散文记述配合大量诗歌赠答,表现出一面追忆亡者、一面又展开对其胞弟新恋情的女性矛盾、不安与自责的复杂心绪。人物的心理起伏波动大,双方的诗歌赠答也表现出恋情尚未稳定时较含蓄的试探。第二段,爱情渐形巩固,世人虽然对女方的风流多情有所指责与讥评,但双方来往的诗歌已呈现同心一体稳定情况。第三段落文字最少,和歌赠答亦陡减,散文记述部分大量增加。敦道亲王动摇不定的心态已消失,但作者和泉式部属于女性特有的内心忧虑则依然绵延不断。

 

  《和泉式部日记》采用私人生活经验以和歌织入散文,其真实感人的内蕴及作者优美的文笔使该作品成为日本文学史上女性以和文书写的日记文学的经典之作。

 

馆藏信息:

和泉式部日记    I313.43/6    译林出版社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