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互动 - 读书节 - 第八届
第八届

2015获奖征文 三等奖

2015-05-07征文、作品展示1422 [    ]  [打印]

动物园里的青春

工商管理学院  工程管理1401班  钟蕾

 

 

青春

踏过幼稚与懵懂

终于款款到来

却还是保留着孩童的天性

住进了缤纷的动物园

 

说来

青春与那些可爱的动物

还真是有些相像之处

或者说我们才像

我们就是青春

 

你看

青春多像老虎

安静时让人舍不得靠近

发怒时即使张牙舞爪

却也使人讨厌不起来

 

你闻

青春带着如鱼儿的忧郁

左右摇摆的尾鳍闪耀着光芒

没人看见他们落在水中的

更听不见低声的啜泣

 

你望

青春的无奈就像长颈鹿

上天注定他们的视野

跟别人的不一样

却总渴望与人分享

 

青春

脆弱却不懦弱

会为了琐事烦恼

更是对认定的有某种执着

尤其是梦想

 

青春总是披着华丽外衣

人们也总是一眼

就被金钱豹的外表所吸引

而那绚烂的皮毛下

有的是凶猛不羁的灵魂

 

青春天生本就灵活

与其说羡慕猴子的模仿力

在林间来去自由

没有束缚的大声呼喊

才是他真正的归属

 

青春努力保持活力

有时黑眼圈抗议

但能像大熊猫一样

闪耀在世界的各个角落

便也无妨

 

可是

这些毕竟都只是动物园里的青春

我们敢说自己无拘无束吗

我们做过多少自由的决定

假若我们没有依靠又能做些什么

 

现在

我们是否应该走出安逸的园子

带着梦想去得更远

不让青春的尾巴

仍在动物园里摇摆

 

未来

当青春走到尽头

会发现我们并没在园子里踟蹰

因为外面的世界

远比里头来的旷达

 

点评:有趣的比喻,诗意化的思考

 

你们所说的青春

文/伽蓝雨

        大致现在说这件事未必太早,但是他们说青春就是这么几年,你明白什么东西叫做青春以后,那你便失去了它。每当你想起它,会流泪,会感慨,会微笑,就是那么几个人,在回忆里莫名的翻涌,从不停歇。

       我和椰果是同桌。椰果说,我喜欢吃椰果,你们叫我椰果好了。但是我习惯叫她疯婆子。毕竟她会把电话卡扔出窗外,然后跑出去捡。忘记说的是,我们教室在五楼。或者和追着打我,从一楼追到五楼,言情小说里面的女主角可是连瓶盖都拧不开的。

        我刚刚来到十二班的时候,光头的态度是,看她数学成绩太差,看你的成绩还过得去,郎才女貌,就搭一桌吧。这是她当时告诉我的。后来她承认是她和老师说她要和我同桌。每逢提起这件事情,我总会哈哈哈的笑她,你是不是想以身相许啊。

         疯婆子是个话唠,一件毛大点的事情她能扯一节课,害得我一节数学课又没有听。

        光头后来实在无法忍受我们的声音能比他的还要大,把疯婆子调到了第一排,把我调到了第三排,我就是她后桌的后桌。

        接着就养成一种坏习惯,下课没有说完的话上课给我传纸条,当疯婆子找不到草稿纸的时候,我的头部偶尔还会中一团餐巾纸。

        然后是每节自修课,椰果会跑到我旁边坐下来,边写作业边聊天。自然是聊天扯蛋偏多,对此我总是咬牙切齿,疯婆子你下节课还来我们就撕逼。但是这种愿望总是落空的偏多。毕竟我也算是个学渣。

        椰果很富,扬言要包养我。偶尔周五下午,会给我写张纸条,放学后去星巴克要不要!当然这种机会可遇不可求,毕竟富婆想要包养小白脸的时候心情要特别好。哦,这种观点是她提出来的。我特别义正言辞对她,说这是在我们双方是平等的基础上进行的。她给我翻了个白眼。险些我把咖啡都吓掉了。

         后来才知道,多了张优惠券,喝一杯也是这么多钱,两杯也是这么多,还能多个拎包的小书童!结果是到今天我会对咖啡反胃。原因不明。

        我还是喝不出星巴克的咖啡和一块钱的雀巢咖啡的区别。

        我:你又不写作业,干嘛带这么多书回去,椰果!

       椰果:我开心我乐意!我故意!

        椰果找了个男朋友。然后宇宙无敌超大电灯泡就出现了。她男朋友叫炯业。炯业是隔壁班的,自然而然,本来下课应该是找我聊天的变成了炯业在教室门口找疯婆子。我没人聊天,也只好乖乖做作业。只是偶尔觉得寂寞。叽叽喳喳的疯婆子不见了,总会觉得少点什么,整个世界也算是太清净,清净让人不太适应。炯业和疯婆子的感情一直很好,疯婆子每天会起很早替炯业买早餐,炯业也会在我们班迟迟下课后等疯婆子一起吃饭。

        所以也只有秋游的时候我们会聊聊天了。她坐在我旁边。光头坐在我后面,其实我都能想象光头的表情了,他一直认为我们早恋了。我听她的mp3里面的歌,都是梁静茹的。她听我的mp3里面的歌,都是周杰伦的。在这个清新舒适的下午,阳光透过窗帘照射进来,她的头偏倚着,看起来像是睡着了。阳光在脸上洒下均匀的斑痕。我笑笑,给她扣上我的帽子。她头一倚,便靠在了我的肩膀上。

        椰果,你是故意的吧。

        椰果一直企图让我叫她姐姐。我这么坚定的人在疯婆子拿出一盒巧克力以后就沦陷了。认真地说,其实我是主要看一盒巧克力的诚意,并不是我有多喜欢吃巧克力。所以在吃完那盒巧克力以后我毅然改口叫疯婆子。疯婆子默默的感慨了一声,把盒子也送给我了。于是我就拿盒子来放疯婆子写的纸条。后来盒子就存得满满的,可见疯婆子的废话。

        有的时候会逃晚自习,但是校园也出不去,所以只好蹲在操场上看星星,没月亮就看乌云。蹲累了就躺下来。起来就是满身草,弄不干净,但是疯婆子乐此不疲。夏天满是蚊子,冬天太冷,春秋又太短。

        椰果经常和我吵架,吵架的具体方式为冷战,这是我叫椰果疯婆子的具体原因。每次吵架都是我很无辜,椰果很气愤,冷战久了,就写张纸条给对方,画个∑,意为求和。冷战最久的一次是高三结束的时候,我们为了彼此能够认真读书写作业,决定冷战到高考,高考结束以后再结束冷战,后来我们就三个月没有讲话。我们回到了最原来的样子,不认识不说话。我是个比较要强的人,对自己的学业要求比较高。但是我又不愿意承认能力不够,早上五点半起床,晚上十一点睡觉,中午困得要死就喝杯速溶咖啡。努力学习,认真上进,看起来仿佛还是挺美好的。可是现实就是在那里,从未离去。

        我在晚自修的时候跑了出去,去了操场,许久没有回去。自从我和疯婆子吵架这么久,我已经很久没有逃过晚自修。几近崩溃,对自己还是十分失望的,这么努力,居然还是没有结果,或者是说高三的压力太过沉重,反正结果是我哭了。

        椰果来操场找我。简直太好找了,消失半小时,没有掉进厕所就是去了操场,而且偌大的操场只有我一个人的身影,坐在地上。

       没有星光,没有月光,夏天的闷热触手可及,悲哀在空中盘旋,唯一值得欣喜的是这一切终究会结束。

我们笑,我们哭,在这个闷热的夏季,在奔腾的岁月中,这种记忆比什么都来得珍贵。

                                                                                      四

        最终我们毕业,我们分离,各奔前程。

        但是那些绝世的画面终究还是会沉淀在记忆之中,闪闪发光,璀璨无比。椰果你说是吧。

         可能这就是所谓的青春吧,和一个人一起度过。度过所有的难过,度过所有的悲伤,度过所有的快乐,度过所有的喜悦。分享所有的喜怒哀乐,可以开所有的玩笑。

        只愿时光轻浅,岁月暖心。

 

点评:文章开头有点意思,青春少年的玩世不恭跃然纸上,结尾略显突兀

 

青春不败

工商管理学院  人力1201  钱佳星

        近来《重返20岁》热映,欲拉人一同去电影院。谁知竟被回了一句“有什么好看的,不就是怀孕堕胎的戏码吗”,顿时让我哑口无言。的确,最近几年来上映的电影像致青春、同桌的你、匆匆那年等等,似乎都逃脱不了被命名为“残酷青春”的命运藩篱——年少的青涩恋爱总是经受不住时间或者金钱的纠缠而被迫卷入了成人世界的漩涡,最后上演的也是一段千篇一律的“失败的爱情”。随着类似的青春怀旧系列电影的不断席卷,故事的情节也被简单粗暴地总结为只是一声故作矫情的青春叹息。有人说这是在消费青春,我欲否认却不得不承认,荧幕上的那些年里的青春太过强烈太过炽热,脱离了我们大部分人的生活。我们的青春,哪有这么刻骨铭心、非你不可呢?

       每个人想必都会有一段自己对于青春的诠释吧。或热情洋溢,或忧伤纠结,或喜怒无常,但是就像每一个夏天,终归褪去热情,变成那个沉静的秋天。青春于我而言,像风吹过湖面漾起一个个小小的涟漪,而最终还是会归于平静。以至于后来我总要反复确认这些事是否真的发生过,还是仅仅是我在一直埋首的作业堆里偶尔抬起头间或的走神。

        高中是住校生,八个人挤一间宿舍,以及共享一个卫生间。燥热的夏天,我们会为了早点洗澡而在中午的时候就提前把水打好放在一楼楼下,然后在晚自修结束以后一口气冲上六楼,大汗淋漓地拿好一切洗漱用品准备关门洗澡的时候发现自己忘记把热水瓶拿上来。无奈之下只好忍痛“禅位”给室友,待自己轮到洗澡的时候又已经是熄灯时刻而只能在黑暗中长叹自己的失算。因为成绩考差而自觉要求把家里宽带断掉,却在半夜发现地方台上在播中文配音版《秘密花园》而欣喜若狂。一周回家一次只呆一个晚上的我在第一次看到了电视剧的开头,下一个礼拜就可以直接知道结尾。这样的小事情在当时可能会觉得懊恼加烦躁,如今回想起来却只觉得好笑。学生时代明明那么辛苦,充斥的都是没完没了的作业和考试。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能够想起的不是占据大部分时间的读书时光,而是在读书和写作业之间的那一点点间隙里的小小挥霍。

         我的青春故事看起来是这么松散且杂乱无章,像生命这条串着珠子的长线骤然断掉一般。青春就这样在一件件琐碎而又简单的日常小事中慢慢过去,变成了往事一幕幕剪影,变成了我记忆中可爱的回忆。但是有时候我总会忘记,那些我们多年以后在开怀大笑的时候说漏嘴的事情,那些会使相处下意识变得小心翼翼的话,那些会使回忆曳然而止的尴尬的沉默。

        记忆中某个模糊的点是一个闷热的让人困倦的下午,上课时间整个寝室的人在灼灼目光中被叫出教室。八个人拖着沉重的步伐跟在宿管老师后面,而我就走在最后面。事情的缘由是因为一个室友的手机不见了。在走楼梯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句话里面有着我的名字,还没等答应,就听到有人说她怎么没来?突然间有一种信任的危墙轰然坍塌的感觉,明明是一个会对我温暖的笑的女孩。那时候我感觉那双会像月亮一样弯弯的笑眼变成了一束灼热刺眼的光,让我睁不开眼睛。或许是我过于敏感而没有问她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只知道所有的愤怒都变成了之后再也无法同她笑着聊天的冷漠。那么热的天气里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寒冷,似乎秋天快到了。

         后来冬天就真的来了。大冬天瑟瑟发抖地排着长队打热水,然后转身发现队伍已经长到自己只能就站在垃圾桶边上。这时候如果从寝室楼上俯瞰的话就会发现队伍以一种奇特的队形在缓慢行动而队尾却在无限延长,向一个未知的方向不断的后退。让我想回到初中,那时候还没拥挤的八人寝室,没有需要排队的厕所,没有人会在半夜打电话,没有宿管老师的冷不防的敲门,没有不能完整的看电视的时间。

       初中是走读生,每天都会有一段长长的回家路要走。在放学以后跟小伙伴一起回家,在分岔路口头也不回地说一声再见就火急火燎的往家里赶。一到家就嚷嚷着要开电视机。有一段时间很迷《搞笑一家人》,那时候还不知道它叫《无法阻挡的High kick》,被允浩迷得七晕八素,成天花痴般把“好帅、好爱”放在嘴边,却无奈被误以为是东方神起里的允浩而奇怪的被认同,憋了半天也不出话来,一回头只看见死党躲在一边贼似的偷笑。在冬天浩浩荡荡的四五个人一起单手拿着狗不理包子骑车,咬开包子油就顺着指缝流了下来,等终于回到家里的时候赶紧洗手的时候才发现猪油已经凝成了膏状在手上。冷与热的双重刺激下呆呆地看着犯着淡淡光圈的猪油在水里不断的晕开,至今还能感受到当时手上的那种油腻。在看电视剧到十点而没精神写作业,安慰自己先睡两小时再写而等闹钟如约而响的第一时间毅然按掉。却会在学校电视机早上会转播韩国的综艺节目譬如情书、X-man等而自觉地早到教室,在上课铃响的时候发现自己根本没带书包而一下子脸红耳赤。

        18岁的我无比地怀念16岁的我,那时候我不知道我会如此地惧怕数学,也不知道我会有不止一门亮起红灯的期末成绩单,不知道我会因为和某个人的争执而有一段漫长的冷战,不知道原本性格开朗的自己变成了那个只会躲在书里面的鸵鸟。我记得无论是高中还是初中,回家的路总是一路向西。坐在公车里,不变的是那个在西边尽头的太阳和被仿佛嗜血的天空,告诉我很快地黑暗将会吞噬一切。未知的远方还是来时的路,我们什么也看不见。当第二天清晨太阳依旧从东边升起的时候,我知道自己仍然在高中奋斗着。高中分班选择了文科以后,感觉从物理化学的重压中解脱了出来。但是还是有数学存在并且充当着拉开距离的关键学科,一遍遍的演算公式写满了一张张草稿:根据考试的定义,有成绩代表一切,由此,得所有的情绪在红榜面前都会荡然无存,同理可得没有什么比学习来得重要,故有高中就是要好好学习,从而这个结论在高中三年里成立的,如上得证。

         2012年夏天,当我们在同学会上追忆那些年的时候我的眼前也不断浮现出当时的画面。有因为一开始就很喜欢而手足无措的暗恋,无法排解而选择向好朋友倾诉却在一时之间全班都知道了这个不再是秘密的秘密。后来那个男生却只有通过他人的嘴告诉说有了喜欢的人这样的方式仓促结束这场只有一个人的爱恋;有因为好奇学习以外的事情而辍学去外面的世界闯荡,提早离开了我们的校园,之后偶尔会有关于她的传闻,然而始终没有再见的她;有平时成绩都很不错的情侣约定一起为未来努力,却在高考发挥双双失常;也有因为成绩而趴在桌子上痛哭失声,半夜她的被窝里会透出的微弱的手电筒光和几乎微不可闻的翻动纸张的声音……

         青春怀旧电影里面失败的爱情,我们的青春岁月里失败的友谊,失败的信任,失败的梦想。我不知道他们那时候有没有后悔曾经做出在一起的决定,不知道如果事先就知道被拒绝的结局是否还会喜欢那个男生,不知道外面的大风大浪有没有让她畏缩而想回到有着重重围墙的校园……我也不知道我是否还会选择重来一遍这样的高中。

        走进电影院里面,青春怀旧题材的电影排片量依然可观,将在2015上映的同类型电影还有栀子花开,左耳,夏有乔木等等。电影还是有市场似乎想证明大家在回忆的就是那一段虽然不完美甚至可能是苦涩的,但是带给我们无限留恋的青春。青春期那种痛苦也像是一种被迫的成长,让我们接受人情冷暖的事实。另有一些人在青春路上走了另一条路,虽然可能会走岔路又迷失方向但最终都能够不管对错都无悔青春。在同学会上我们都冰释前嫌,一笑泯恩仇,或许也预示着就是当年的错误已经让我们彼此更加懂得宽容和珍惜。

        青春的确是不尽如意的,但是它是真实的,是我们真真切切经历过的生活。就像老友记里面莫妮卡这样说过Welcome to the real world. It sucks, but you are gonna love it.

       时光会眷顾那个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的夏天,只有蝉在不知疲倦地唱歌。

点评:同样是回忆高中生涯,文字生动,笔杆细腻传神

 

被收藏的韶光

外国语学院 法语1201 陈佳琪

        正闹着,她突然叫了一声:“天啊,我长了根白发!”我笑着踹了她一脚:“你才多大。”她对着镜子拨弄着刘海,默默吐出一句:“都奔三了。”

       然后,彼此都沉默了。

        总觉得前不久还念着自己要奔二了,再不久以前,好像从来都没想过自己十八岁以后的模样。初春的日光愈发明媚,照得湖水都清澈起来,直把往昔沉淀的记忆也照得愈发清晰。

        解冻的泥土散发着特有的香气。潮潮的,要是一屁股下去,没多久,裤子就会被潮气沁透。这么说起来是不是有一阵子没盘腿坐在草坪上了。时间回转,那是个午后,记忆中的阳光总是那般明亮而温和。初中活动课女生基本不会动弹,于是在喧嚣的环境里,总有三三两两的女生捧着书靠在一起坐在操场边的草地上。这时便会有使坏的男生故意把篮球丢过来,惊得我们四处躲。接着一个男生被推出来捡球,他的一帮狐朋狗友就远远地起哄:“啊呀,那谁脸红了!”我们也哄笑,捡球的男生脖子一梗回头冲兄弟争辩:“谁脸红了!我才没、不会脸红!”说罢面颊上却添了红晕。“‘才没,不会脸红!’双重否定就是肯定!你就是脸红了!”一个妹子挥着手里的冒险小说,揪着男生的口误不放。女生们笑起来,有的叫嚷着,也有的用书挡住了一半的脸,封面上唯美的插图已然揭示书里倾诉了一段少男少女朦胧的感情。

       过去了那么久,坐在草地上把裤子弄湿的难受早已被淡忘,但是再回想那时情景,只觉得融融的阳光照在身上,从心里觉得暖洋洋。也许我们都曾憧憬过冒险小说角色间那样出生入死的情谊,期待过校园言情浪漫的邂逅,只是生活没有铅印的轰轰烈烈与刻骨铭心,只有刚刚长大时那些青涩的情愫开花,淡淡的芬芳萦绕心头。

        升入高中,因为成长所以少了一份乖巧。课堂上悄悄把手机藏在袖子里,或者把“闲书”铺在大腿上,拿手挡着脸偷看——总觉得那时候的文章真好,竟叫人如此手不释卷。有被诗歌文艺得多愁善感的,有被言情调教成情圣的,有钻了侦探小说牛角尖的,也有看笑话忍不住笑出声被老师骂的……同样是文字,教科书显然不得宠。这是不管班主任发几次火,开几次班会教育也改变不了的。高三的学生,大多有过高高的书山,我承认高考前还有一半的书来不及看,但是我曾无数次抬头,将目光投到书山之外的地方。其实闲书也不是一无是处,也许言情小说的缠绵能让一个人的文笔变得柔和细腻,也许刑侦小说的破案分析在做理科综合时带来一丝灵感,笑话对考试并无裨益,但它也许调剂了心情,也许日后让他风趣幽默妙语连珠。坦白地说,高中的考点并不是每一个都有用,多年以后回想,除了自己有过奋笔疾书的青春,很多写过的知识都被时光的浪花冲刷模糊。

        几年后的一天,回去看老师,笑着提起:“有一次我课上看课外书,结果被你没收了,你说要找家长,吓得我三天不敢在爸妈面前大喘气。”班主任还是那样坐在椅子上,习惯性地一手夹着红笔轻轻在办公桌上磕着,笑起来的模样也跟毕业照上没啥出入,只不过眼角被鱼尾纹挤着:“我还记得的,你问我讨了好几次。这怎么可以还给你?我都喜欢看得不得了,还了你还有心思学习吗。” “当然会好好学啦。”老师笑笑:“其实看看课外书是好的。高中的课本也不够你吃一辈子。怎么样,现在会计学得还好吗?”“老师,我是学法语的。”“法语好,搞搞外贸也很好,以后老师去法国请你做翻译。”“好。”

        老师带过那么多届学生,没收书的事情应当也对不上号了吧。那些年,同老师的“斗智斗勇”,也许只是一场单向记忆。自以为是的小聪明,在回想时,才咀嚼出它的可笑。

        过去所看的书,是成长一路走来所踏过的石阶,不会有人刻意数自己走了几步,也不是每一块石板的花纹都让人印象深刻。只是再回头,就不禁感叹,看,那竟是我走过的路。

        大学的课程分割出了太多的空闲,于是我经常去图书馆借书,而所借的书也不再只是为了消遣——为了英语等级考试,为了党校的思想报告,为了让自己成为有点水准的业余画手——书籍从最初的陪伴者变成了被利用的对象,只为成全我想变得更好的私心。二十几岁的青春需要精雕细琢,收敛轻狂,沉淀涵养。

        掀完刘海她随手翻着书,突然嫌弃地“咦——”了一声,道:“头发啦。”书页间不知何时夹了一根青丝,怎么可能有人用那玩意儿做书签,多是不小心带进去的。也许其他书里也会夹头发,在我们没有意识到情况下。那是书偷偷开的一个玩笑。兴许在许多许多年以后,青丝染白雪,拿起一本自己都记不清什么时候放上书架的旧作,鼻梁上架着老花镜,翻着泛黄的书页,诧然发现一根自然黑的发丝,会不会一番感慨,那段被书收藏的韶光。

 

点评:如此细腻的女孩子心思,由一根白发激起青春随想,蒙太奇般的画面如忆海拾珍。

 

浮云似白衣

信息学院 电商1404  罗昕怡

  他不羁的脸像天色将晚,她洗过的发如心中火焰。

                                                                                                                                      ——《致青春》

         泛白的衣领,一杯牛奶,一架单车,我便在这还有些闷热的清晨瞥见了他。

         介时我还顶着一头乱糟糟的枯发,肥肉填着浑身,妄想着穿着一双脏兮兮的帆布鞋踏遍大好河山。当十九岁的我极力推荐十四岁的表妹去试一条碎花小洋裙时,看到穿着一身黑朝我翻白眼的她,突然感觉看到了曾经十四岁的我,都是认为“世界完全掌握在我手中”的小姑娘。

         不过,当时我并未拥有表妹白皙的肌肤,黝黑的脸上还有未褪去的痘印。在没意识到上述的“他”时,我还只是个穿着运动裤无忧无虑的胖子。忘了是在食堂与同学吵闹着排队时,还是追打着捉弄我的男同学时,我看到了他。像上课看小说被班主任发现,像踩楼梯踩空了一阶,像霉了很久的奶酪终于开始发酵,从此我变成了一个有心事的胖子。

        我开始故作矜持地少与男生打闹,现在想想当时的动作是多么滑稽。从不喜欢咬文嚼字、叹花惜春的我,竟然也捧起了“红酥手,黄藤酒”这样的句子摇头晃脑地背起来。可还没撑过一个月,床头又变回了《世界未解之谜》、《谋杀似水年华》。直到我的成绩稳定在年级前十的红榜上他的视线还未曾停留时,我才发现,原来光有内涵还不够。去买第一支洗面奶时,妈妈惊呼这个女儿居然意识到自己是个女生了!我气得跳脚,可事实证明,认认真真洗干净脸后,其实自己一点都不黑。

        在祈祷自己可以有朝一日也成为班花级花的日子,初三悄悄的来了。可记忆中的初三,一点儿都不严肃。仅仅是多了几道自己爱解的数学题,多花了一点时间恶补讨厌的《社会》。我的小心思和头发的长度一样一点点积累,放学还是会骑着脚踏车和要好的女同学穿梭在小城各个角落,讨论新出的偶像剧,低头看看印在车轮上的树叶。当然,还带着一点点能在下一个转角遇到他的小期待。

 

        晚风吻尽荷花叶的十六岁,我毫无悬念地考入了市最好的高中。除却对未知学业的兴奋与恐惧,我更期待在一个新的大门里,看到他笑盈盈的脸,对我露出尖尖的虎牙。也许是自己的祈祷感动了天使,在升入高中的暑假,我开始有了变化,圆滚滚的脸有了尖尖的下巴,穿下了一直穿不下的衬衫,发梢悄悄地爬上了初现曲线的腰际。

        总之,脱胎换骨的小胖子赢来了她作为女生的高中。衣橱里不再是一成不变的黑色,脚上的皮鞋代替了陪伴多年的帆布鞋,红色的小赛车变成了一张绿色的公交卡。抽屉里有时候会多了一两个果冻,周末会有男生不好意思地问你想不想去看电影。而我终于认识了他。

        阳光总是很灿烂,我们在绿色的校车棚讨论着石灰水小烧饼光电理论,夹一两支笔匆匆去实验室观察洋葱漂亮的细胞壁。抱着书去考场路上的相视一笑,笔落下,在数学函数下写出一个漂亮的解。

        我总是在幻想,何时才能有一个像辛夷坞小说里一样有血有肉的青春,殊不知生活就与小说一模一样,甚至比它更加美好。

 

        而至于他到底是谁,我并不知道。我不曾见过他,却觉得他是这一生中见过最有趣的人。我觉得,每个女孩在她的十四岁都会遇见这个“他”,这个让所有姑娘慢慢变精致、慢慢变自信的“他”。

       他是充斥在十四岁之后的跳跃的空气,是十六岁向往的咸咸的海水,是十八岁期待的灿烂的未来。他催促着每一个女孩在她最美丽的年华里去遇见最美丽的自己。他是女孩们青春路上的引灯人,他见过女孩们最纯真可爱的一面,也将她们指向自己想变成的样子。

        我有时还是会想念那个黑乎乎、圆滚滚的自己,可更感谢“他”让我得到现在这个自己。十四岁早已过去,他带走的是年少轻狂与青涩幼稚,留下了更多的理性与思考。不管何时回头一看当初,嘴角就会不经意地勾起。

 

        天上浮云似白衣,斯须改变如苍狗。一直觉得青春是一种相见不如怀念的东西,像那一双白色的帆布鞋,那一声“滴,学生卡”。

 

点评:细腻的女孩心思,略带悬念感的他,一篇不经意写就的文章却是青春抹不去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