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互动 - 读书节 - 第七届 - 征文、作品展示
征文、作品展示

三等奖

2014-05-22获奖征文36187 [    ]  [打印]

梦想牵涉多少

许广贺 人文与传播学院 中文1101

一直想为梦想写一篇文章,但怕写出来的,都不尽如人意。

窗外正下着雨,不大,但蒸撩人心,目之所及,没有一个熟悉的人,大多数不熟知的人,都是不去想的。八岁那年,鬼使神差的爱上了药瓶,大的小的,我把他们分开摆在床底下,每一个瓶子里放一朵花,我视之为仙丹,“同志们”还都不能分辨上面的字的时候,我便对他们说,这是祖传的,可以内外兼修。十二岁的时候,我在窗沿上摆满用泥巴做成的刀枪剑戟,还有一锭银子,但不久,却只剩下泥巴渣。我尝试着去追寻,可是时光却从桥的西边流到了东边,只剩下,一下雨,就满是泥泞的村庄。直到最后,我的“同志们”问我:“你干吗要做那些傻事?”

对啊,我干吗要让时间东躲西藏;我干吗要想在河水泛滥的夏天,离开安全的陆地,奔到泥泞里去;我干吗要在倒霉的池塘里,手持鱼竿,做出常人的高雅;我又干吗要坐在图书馆的一隅,思考着我为什么活着。

从八岁到十二岁,我都想当一名警察,当时我奉为梦想的东西,不是这一职业,而是一种可以拯救的光荣以及虚荣,隐藏在我骨子里能被称为“英雄”的冲劲。但,当你踩在时光上行走,你就会陷入一个一个的框架中,你开始知道一天只有二十四小时,一小时能写多少字,开始明白泥泞会泡得脚发白,开始理解我们称之为现实的东西。所以,每当你想起梦想,你都会痛骂一声:“该死的现实”。

但实际上,任何担心时间的人,都会将这种罪过放到自己身上。我时常以为,自己生活在现实的画笔下,我每走一步,梦想的背脊上便会多一条疤痕,所以为了不让梦想惨烈地死去,我便尽量抬起头,不去看着脚下,然后持续下去,直到我发现我的思维停滞,文字混乱——换一种方式活着,时光会堵塞自己的咽喉。

到现在,我们一直奉为方向的东西,一直和现实相连,我们勾画出来的世界,像风中的飞絮一样美妙。前几天,听到池塘里青蛙的叫声,我不由地想起来《西游记》里那只会飞的猪和那些救苦救难的经文。我以为,西天取经是一个梦想,而作为梦想的打击者,猪八戒尽职尽责。这正如,我们之于梦想,梦想之于我们。生活在梦想里的人,是不应该有凡人的平凡心的,一旦我们在平凡的生活里轻车熟路,我们的梦想也就会在平凡里扎了根,再也飞不到蓝色的天空上了。

我们有时将青蛙的叫声写成歌唱,我想青蛙会为此感到骄傲吧。每一个持续的状态,会在生活里从一个人传到另一个人的身上,所以每个人都在将自己和别人区分开来的时候,做了同样的事儿。我时常为此感到惊奇,梦想在改变的时候,我们学会了不懂的声音。

比如,我们学会了对“对不起”的谅解,我们学会了对错误说“对不起”,我们学会了犯错,我们也许会了面对“梦想”二字的不知所措。那么,我们到底为梦想做过什么?

我以为,大多数影响我们以后生活的梦想,都是在中学时代建立;大多数可以让自己梦想成真的,都做到了顶尖的位置。而身为大多数慢慢忘记梦想的我,却一直不想承认自己的过错,当然,我后悔过,懊恼的时候也是捶胸顿足,但我并不认为自己错了。中学的时候,我想成为大侠,可以扶危救难;高中,我想成为蜘蛛侠那样的英雄,做一些隐秘而伟大的事。所以我非常喜欢李小龙和罗伯特,因为他们超越了人类对身体的认识。但到最后,我发现这些都是徒劳。我生存的基本点是:我是一个平凡人,即使可能的那些力量,我都是不具有的,所以,到最后我选择了放弃。

但我错了吗?没有!我真的没有错,我开始苦练身体肌肉和协调性的时候,我就知道我没有错:世界上不可能有超人身体,但是可以有一颗超人的心。梦想的力量也就在这里,你可以忘记你的初衷,但是你不能丢失你对梦想的感悟。

我记得一位历史老师曾和我们讲过有关裹脚的事儿,他说,裹成的三寸金莲和现代我们穿高跟鞋是一样的,他们的目的都是为了美。美也就是女人的梦想,而裹脚和高跟鞋只不过是一种方式,我以为很有道理。倘若若干年后我们出于健康的考虑,逐渐放弃了穿高跟鞋,那么会有别的替代物出现,以期达到美的效果。这些代表美的东西,在为我们伸张正义的时候,一直是被我们利用着的,倘若我们忘记了对美的理解,这些东西也将不复存在。

正如梦想一样,倘若我们只是揪着那个目的不放,一定要成为什么,那梦想也就于我们没有多大的意义了。我觉得,我们真正要从梦想里找到的,是对生活的热爱以及那些梦想背后的自己的心。

 

典当时光与梦想一起流浪

               丁富琪 食品与生物工程学院 食品类1302

征途迢迢,怀揣梦想。至少当我们一无所有时,还有希望。

——题记

    一.没有梦想,何必远方

这本是一场倾心苦旅。但你仍甘之如饴。

因为你深知:没有梦想,何必远方。
   
你早已下定决心要走这条路。纵然人迹罕至。

你饱怀雄心,那个璀若璨星的梦想在你的人生里闪闪发亮。其实你心里是有不确定的。周围的窃窃私语,血泪的前人之鉴,令你曾有过些许动摇。但你势必要将你的人生开疆辟土,等待一场春华秋实。或许于他人看来,这只是逡巡在青春里一场卑微的反抗。但你许诺必要走的漂亮,等待繁花锦簇,等待馥郁浓香。
   
所以你敢走。无畏质疑。无畏争议。无畏险阻。

二.时光相阻,梦想相携
    
你看得到时光的窃窃嘲笑,看得到它的面目狰狞。它似乎要强取豪夺你身上的每一处锐利的棱角,它想要肆意挫压你身上每一处的戾气。它居高临下地看着你的拼死挣扎,轻蔑地看着你的蹒跚步履。它对你的苦苦哀求视而不见,它对你的讨价还价视若无睹。它对一切都置若罔闻它只会不管不顾,无情疾走。
   
当时光渐渐地变了色彩,当你还在原地附近转圈觅路。你终于明白,屈服只是徒劳之功,逃避只是懦弱之举。于是你觉得你内心开始膨胀着无穷无尽的不甘,滚滚愤怒的浓浆不停地翻滚沸腾,几近全揉扭曲的挣扎。炙热的火焰烤红了苦苦等待的心脏。心脏的每一处都衍射出火红的光焰,试图拼死摆脱这长期的囹圄。所有的漫忍耐只为等待一个契机,让它点燃火焰,将内心压抑许久的巨大能量通通爆发。它们从内心深处喷涌而出,疯狂地吞噬着周围所有的质疑。似是压抑许久忽而得到了自由,所有的争议都变成了耳语。所受的煎熬终于得以释放。故而态势如此迅猛震撼,铺天盖地的火潮甚为惊叹。

三.梦想浸润,等待花香
   
刹那能量的爆发,让你更加坚定自己的道路。不管时光让周围怎样物是人非,你都让自己虔诚而坚定地坚持最初的信仰。你告诫自己,路途还很遥远,你要厚积薄发。

   就像春花等待秋实的丰盈,夏梅等待冬雪的态妍。所有的等待都源于内心颠覆不破的梦想。在日复一日的等待中,梦想给予你举足轻重的力量。似是难以言语的支撑,似是难以诠释的鼓舞,让你几近绝望的时候,给你重新燃烧的勇气。

    你觉得它是如此神圣,你甚至不敢轻易地提起,甚至提起都要小心翼翼,以免言语微错,玷污至及。你觉得它早已浸润在你的骨子里。它就那样强硬地挤压侵占着你骨子里的每一寸罅隙。骨髓叫嚣着要把它挤出去。你的大脑却又潜意识地忍着疼痛,默然接受。纵然痛楚入骨,仍舍不得让它离开。因为你知道它是你的血液,是你的生命,是你的灵魂,是这世界上万万千千珍贵之宝都难以相当的珍藏。

行已至此,岁月飘香。一切早已面目全非,但所幸,梦想,还是当初最最纯真的模样。

梦想去哪儿

               ——致永不凋落的梦想

   卢柏伊 外国语学院 英语1201

 

梦想曾是枝头一朵繁花

如今却已缓缓掉落在天涯

若你能在梦中见到她

记得帮我问声好呀

昨日的伤已结成了疤

那些痛早已是一纸浮华

我听见有人唱着不想长大

可却在音符中慢慢离了家

我们丢掉了安徒生童话

却忘了自己也曾是丑小鸭

梦里的天鹅翩翩地飞啊

可否带我回到最初的地方

若梦想是一朵终将凋谢的花

我仍愿努力将它留下

用我最疼痛的挣扎

在我最美丽的年华

 

呓 语

戎晓婕 金融学院 金融1102

我们深深地嵌于这个世界里。

——题记

去年十一月,接到父亲的电话,得知外公去世的消息时,我正和朋友一起看某个展览。放下手机,我大脑一片空白,恍恍惚惚地蒙了一会儿。外公久病卧床,他的去世虽说是意料之中,但这一天的真正到来却又让人措手不及。

我向朋友大致说明了一下原因,匆匆离开。然后,坐火车连夜从杭州回到老家合肥。

K656火车,终点站是郑州。火车里人不少,不仅没有空的座位,中间的过道——狭小逼仄的空间里也被五花八门的行李以及诸多持站票的旅客填充,几乎找不到额外的下脚的余地。此时的人更像是货物,也许他们倒真希望自己是货物。因为这些持站票的旅客绝大多数是要站一夜的,没有知觉俨然变成一件幸福的事情。

我座位旁边的过道,被一个大叔牢牢占据。大叔约四十岁的模样,中等身材,大腹便便,腋下紧紧地夹着一个黑色公文包。他皮肤黝黑,一张饱经沧桑的脸,粗糙,浮肿,容貌普通,稍显突兀的是那双眼睛,乌黑明亮,透着忠厚与善良。大叔他带了一个小马扎,勉勉强强地将自己臃肿的身子置于上面,乐呵呵地用带着浓重河南口音的普通话与旁人聊天。他说自己是在宁波与郑州之间做生意,老婆和女儿现在都在河南老家,希望这几年辛苦一些可以多赚点钱,把老婆女儿接到宁波。大叔说得起兴,从脚边的包里掏出一瓶酒和一包卤味,准备大快朵颐。他打开酒盖,清新的酒香止不住地冒出来,仰头“咕咚”地喝上一大口,一脸满足。大叔美滋滋地说道:“酒,无论何时,都很好喝啊。”

这时,火车上卖零食的小推车一路跋山涉水、披荆斩棘,终于来到我们这节车厢了。站着的旅客纷纷避让,拿出吃奶的劲儿向周边的罅隙处挤进。大叔无奈,停下美酒佳肴的享受,吃力地从马扎上搬起自己沉重的身子,站到一旁,让小推车过去。哪知他重新坐下来没多久,卖水果的小推车也来了,大叔叹了口气,再次站起身。短暂的平静后,小推车原路返回。大叔就索性站起来了。

奔驰的列车,拥挤的车厢,空气里弥漫着一股奇怪的味道,混杂着泡面味,盒饭味,鸡爪味,白酒味……最生活的原汁原味。

当时,我在火车上看池莉的小说。书里,书外。生活,生活。

我凌晨回到家,三天后,又在凌晨时分离开家。

夜凉如水,秋风凛冽,白天熙熙攘攘的火车站现在只有寥寥数几的旅客,父亲和母亲一起到车站送我。

回到合肥的这几天,我的心情一直是无法抑制的沉重与低落。外公的葬礼上,我看到了母亲的崩溃,同样的一幕发生在5年前外婆的葬礼上。歇斯底里的发泄,已是没有泪水的干嚎,呼天抢地,如痴如狂,不堪,不忍,可怜,可叹。当悲伤的情绪无以复加时,言语是苍白的,眼泪是矫情的,只有最原始的冲动,从灵魂深处的呐喊,好像才能足以表达从一颗伤痛欲绝的心里涌出的如潮水般的哀恸情绪。

我安慰母亲:“妈,我还在啊,我和爸都还在啊。我会好好的,我会努力让自己过得幸福,你要健健康康保重好身体看到我幸福。别哭了,伤身体。”母亲深情地望着我,满脸泪痕,哽咽道:“丫头啊,你可以知道,我没有爸爸了,我再也看不到他了啊……”还能再说什么呢?我无语凝咽,暗忖,一切,都会好的。

父亲一如既往的沉默寡言。外公遗体火化前最后的送别仪式上,我看到他眼圈红了,悄悄地用手套擦拭眼角泪水。

短短几日,父亲和母亲都似乎苍老了许多。两个人一路上送我,陆陆续续地叮嘱了许多东西,但归根结底只有一句话:“丫头,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因为不是春运,父亲和母亲可以送到站台里。我走到车厢门口,才从他们手中接过行李,说:“爸、妈,我回学校了,你俩要好好保重身体啊。”我顺利找到座位,并放置好行李安心坐下后,听到敲窗户的声音。我向一旁看,发现父亲和母亲就站在窗外,两个人半蹲着身子,母亲一个劲儿地向着车里的我瞅,父亲一边敲窗户一边朝我微笑示意。我隔着窗户冲他们挥手,道:“爸、妈,再见了,你们回去吧。”

火车启动了,轰轰隆隆一路向前,父亲和母亲的身影被远远地抛在后面。

颠簸不停,我在火车上没办法睡得安稳。虽然很疲惫,但是大脑一直处于异常活跃的状态。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坚持不懈地追逐梦想,在最终取得成功赢得众人肯定之时,情不自禁留下了激动的泪水。呵,这真是一个梦。

晨光熹微,我回到了学校,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改变。我又要继续开始思考午饭晚饭该吃什么的问题,抱怨慢如蜗牛的校园网络,纠结选择考研还是工作……死亡面前,所有事情都变得可有可无,如浮尘般微不可言;而当翻开死亡这一页,琐琐碎碎的日常就是生活的全部。

梦想去哪儿呢?

曾经,心高气傲,无所畏惧,自以为可以为梦想拼个头破血流,道阻且长,因为有伊人在水一方,便甘之如饴。翻阅少年时代写的一些只言片语,激情澎湃,热血飞扬,字里行间透出指点江山的豪情万丈。我不禁哑然失笑,那时的自己,真是勇敢的小鬼。

现在,随遇而安,碌碌无为,关注点尽是围绕在身边的芝麻绿豆大点的小事情。平凡如我,打理好日常的小生活亦已觉得棘手,很多东西,确实不复杂,但是也不简单。梦想,我似乎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提起了。

梦想是个奢侈品,拥有真正的赤子的心才配拥有它。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我没有停止前进,依然在努力。

努力。有些事情已经不再是单纯只考虑自己,我希望可以成为独当一面的强者,是为了保护好身边最重要的一些人。有时会觉得世界很槽糕,可是一看身边所爱的人的笑脸,忽然就觉得世界变得美好了,幸福感冒出来。

诚然,无论如何,骗不了自己。

——我是在为未来奋斗,不是为梦想。

    不甘心。

但生活不是童话,注定有诸多遗憾与不完美,我唯有故作潇洒地笑一笑,真诚地接受这样的自己,继续脚下已经选择好的道路,拥抱明天温柔的阳光。

梦想在哪儿呢?

午夜时分,梦中惊醒后眼角的泪痕处。

归梦悠悠

桂明鑫 人文与传播学院 历史1301

梦想是清丽明媚的,梦想是沉重苦痛的。

周游世界,写话剧,写小说,记者,作家,导演,文学家……当我在便签上写下梦想的一刻,世界是多么明亮,未来像夏日的晚风,一沁拂面的凉爽,列子御风,乘风列子,大抵就是这样遗世独立的逍遥。

而征途漫漫的荒草丛棘,需要无畏的坚守与勇气,平淡冗长的白日重重,需要坚定的信念与不死的热情,在自我怀疑的平庸中是无数的脆弱与彷徨,既知所归地也曾迷惘于是否有前路——鲁迅先生说:人生最苦痛的莫过于梦醒后无路可走。

我想成为一名文学家,这一定不是与生俱来的宿命,而我认定这是我愿不断前行的未来,我无法丈量出未来有多远,但当我到达我的墓碑时,他将成为我的墓志铭。

我曾以为只有故去的人,而其实万物都行走在消逝中,哪怕是一只碗也在洗沥放置中多了几道老去的残痕,而故去并非只有衰老一种形态,就像一条路,原是乡间泥泞的田埂,经历了一场喋喋不休的春雨,漫湿了与田野的沟痕,田地被填平,田埂成了小路,泥路渐而铺上沥青,几十年间飞驶的车辆熨平了一切,服帖了孩子童年奔跑的梦。即使寿如田边的老太,又有谁还记得他曾经的模样,路也在老去或许也可说在年轻。

我曾想记录下我爱的那些人,不愿在趋于一日的变中突然看到她们的逝去,而我渐渐发现人生中的一切都在不断消逝,那些背景也同样在今时不同往日,而我能在瞬息万变中抓住一些什么呢?又能留下一些什么呢?我想寻找永恒的意义。

书籍给予了我一个世界,这个世界里的美好与成长让我找到自己,透过静默而鲜活的文字,沉睡而衰老的书刊,于泛黄书页的陈年墨迹中看到人生百态,穿越时光地域遇见曾伏案书写的那个人,他所一时迸发的流光溢彩或是酝酿一生的厚积薄发,在某一平凡时刻里深深与你相契,那便是一场天时地利的不期而遇了。

我爱笔尖与纸页碰触的瞬间,思想依托文字流转。以细微的笔触感悟这个世界的灵魂,感叹一场人事情长,收获一份尘世滚滚的感动。我们在领略一代大师的笔墨游龙,在徜徉一段历史的爱恨情仇。仿着博尔赫斯式的深邃,于纷繁芜杂中寻到一条自己的路;循着千年的历史长河溯洄而上,在千篇一律中提出自己的观点;染着诗人温润而细腻的墨笔,在疲惫生活中找到英雄的梦想——那永是浩渺烟波中可望的灯塔熠熠。

而我必将掩于黄土,借妙玉之口:人生终归于一个土馒头。所有的一切都在出现的那一刻起就注定成为下一秒的过眼云烟,转瞬消失在自己的身后,我想寻求的永恒不是始皇的求诸仙丹以永生长存,也不是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的无言屹立,我所愿的永恒是能给予后来者的温暖,觉醒与力量,在平凡尘世中找到自我,在庸庸碌碌中借以喘息,在孤独挣扎中最终柳暗花明,一如曾有人给予我的这一切。

我还记得在露天的阳台上,一遍一遍在星光璀璨下读着柳宗元的《小石城山记》,读着苏轼的《超然台记》,借“吾安往而不乐”自慰,人生所遇种种不顺他们远较之我深重,而苏子仍有“诗酒趁年华”的豪情。以古人之愁浇今世心中块垒,“寂寂江山摇落处,怜君何事到天涯”,一问三带,屈子贾谊之哀,亦是刘长卿的万古同悲,“出师未捷身先死,常使英雄泪满襟”,借孔明之憾抒陆游铁马冰河之梦,这便是永恒的借力吧。

妈妈现在常有感慨,她的青春一去不复,我从来不知该怎样安抚这种自嘲与无奈,是我延续了她的青春,我能看到有了家庭后的妈妈生活里充满了平淡的挑战,她在疲于应付中又磨砺得游刃有余,妈妈喜欢和我在一起,除去血缘亲情的连脉,我给她带来了一个新的世界,是她柴米油盐酱醋茶的五味杂陈中新的一味,我时常跟她说各种故事,她无法认同阿里萨初恋的疯狂,但她能得趣于乌尔比诺医生与费尔米纳平凡的婚姻争吵中,(《霍乱时期的爱情》),也许是因为爸爸就是她的初恋。我告诉妈妈那个让我一次次心疼感动的故事,在遥远的阿富汗国土上发生的女性的悲哀,阿姆利娅所遭受的一切,她最终的反抗,莱拉因战争而来的不幸与最终迎来的新生,(《灿烂千阳》),我告诉妈妈较之他们,我们是何其幸运。她喜欢听我讲历史,当我高声朗读书中最后一段对孙中山的评价时,妈妈深受感动,当战争急于星火又幕天席地的卷来时,她能感同身受那份热血与热情,生活总是需要一点感动的,我想我是那个能让妈妈在平淡人生中仰望星空的人。

文学的力量就在于此。

严肃的学者著书立说,浪漫的小说家天马行空,多情的诗人寻觅哲思,这个世界不需要太多的文人,但也无法缺失,文学构筑起的是通往梦想的露台,是疲惫生活中的驿站,无论是文学创作还是文学研究,都是一缕灵魂。

当梦想成为梦想的那一刻,他便融进生活的一切里了,无所谓为他的付出,我们始终走在不断消逝中,但他与我的生命同在,如果一定要说我为梦想付出了什么,那或许就在于我的全部所能自我掌控的时光里——我将自己置于书页起合间,游于古文诗书中,以及在对生活有所思,关心身边人事的感动中,当笔尖与纸业轻触,指尖翻飞,每一场都是与自我的相遇,厚积是为薄发,而于我,梦想不是一个目的,他同样是我的生活,我乐于做这些,在图书馆二楼发现戚序本的《红楼梦》,偶然询问到一楼的一批馆藏旧书,当我置身于中时,我更肯定我愿一生行走的路。

这不是一个为梦想准备什么的问题,也不该是是否后悔的顾虑,《东坡志林》不过是一扎扎手记,无所谓成书传古的准备,只是琐碎生活里的若有所思,你会为所期许的目的铩羽而后悔曾付出的准备,但活着的每一天总不会是错,唯一让人失意的在于自我的质疑,30岁以前才华横溢的曹禺,痛苦于江郎才尽的晚年;以及无法掌握的生活,“宁为宇宙闲吟客,怕作乾坤窃禄人”的杜荀鹤,“富贵非吾愿,帝乡不可期”的陶潜,人生有很多无奈,只愿紧紧抓住自己的生活,失败怎会比从未自我把握过更让人后悔。

永恒之光不湮黄土,千古遗风不绝世尘,在寻找永恒意义的征途中,我知道我的梦想归于何处,愿给予我身边的人一点宽慰,无数漠漠不相识者一道曙光,又也许只是在烟雨江南的泼墨山水,漠北戈壁的春风不度中,古今把酒言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