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互动 - 读书节 - 第五届 - 征文、作品展示
征文、作品展示

优胜奖

2012-05-10获奖征文27365 [    ]  [打印]

 

在书中听花开、叶落

 

杨腾飞(经济学院经济1103 )

 

         花开,一年;叶落,一生。在书中听花开叶落,感知过去的岁月,体会别样的人生。

        不知道人与人之间是否真的存在缘分,只知道有些人,即使隔着千里依旧可以在陌陌红尘之中相识,而有些人或许注定无缘,咫尺之间也像隔着万水千山。

        喜欢的人会有一天突然离开;许下的诺言有天会被风吹散,不见踪影;日升日落,这些终究成了过客,而我,为了留得那一抹淡淡的情愫,只与书结缘,与书为伴,在书本之间穿梭,在文字之间游荡。

        读书就像旅行,或许不懂的人会说这场一个人的旅程孤单的让人绝望,只有与书为伴的人知道,在路上你会遇到很多人,听不同的故事,感受一段被风干的岁月,那种感觉就像一杯淡酒入喉,不浓,却久久不散。

        在路上,遇到张爱玲,听她讲自己的故事,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子,只是上面爬满虱子,爱过方知情重,张爱玲爱了胡兰成,深深地爱着,但是,有些时候,爱情,或许只是一个人的事情,与喜欢的那个人毫无关系,深爱过的张爱玲带着伤离开,也带着未完结的爱离开,在异国,一个人不惊不扰的生活,偶尔窘迫,偶尔拮据,但或许,她的心是满的。只是,晚年的张爱玲生活并不幸福,或许用穷困潦倒来形容也不为过,频繁的搬家、频繁的逃离、频繁躲避。那句被万人敬仰的华美诗句却恰恰道出了她晚年的凄凉,日落的余晖有时候或许真的不是像想象的那样完美。

        听一曲绝唱,醉一季红尘,在美好的华年的相遇,在清风细雨中离别,那一段温柔的岁月,成就了谁,又伤害了谁,命定了谁,又搁浅了谁。

  在打马而过的红尘,倾城而过的往事,缘起缘灭,不必惊讶,亦不必心伤。

        恋上一座城,或许是因为城里住着那个你深爱的人,而又有时,或许只是简简单单的喜欢罢了,无关任何点滴,就像我喜欢这个字一样,毫无征兆的喜欢上了。

        穿越历史的浩渺书烟,我来到四月的杭州,莲花静开,这注定是一个传奇的月份,或许那月的风都夹杂着淡淡的书香,林徽因,这一素净的女子就像白莲一样,静静的在莲开的四月出生于杭州某个阡陌小巷,从此开始一段非凡的人生。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简简单单的八个字,一语道出多少衷肠。浪漫的徐志摩、执着的金岳霖,而她却独选了内敛的梁思成,她深知太过浪漫的人终究只能在梦里存留,她亦知太过厚重的爱自己无法用瘦弱的肩膀扛起,所以,她选择了人间烟火的梁思成,或许少了几许情趣,少了几丝细腻,但终究一切都是现实可触摸的。

       听林徽因的故事,就像一杯清远的茶,一切都是淡淡的,却又绕梁三日。

流年

       与书为伴,和流年唱一首歌,清幽深远,意味深长,穿越古今,荡气回肠,用书本中的故事丰富自己,用书中的文字温暖自己。

        流年,花开正好,叶落有声,我在书中静静的听着,听着花开,听着叶落。  

 

年华静好,时光如鱼

                     

                                        何斌(人文与传播学院 中文1001

 

 太阳在海面上露出一个头来,下一刻,晨风便是吹走了满世界的夜——如一滴落在水里的墨汁,或是一缕睁开了眼睛的花香。

 在各种闹铃声里,扶着床爬起来,打了个哈欠,任性地由着眼泪跌出眼眶。把拖鞋踢得“啪、啪”的响。接上一杯冷冰冰的水,含着,用不到五秒,从头顶到脚底的细胞便都被冻醒了。挤好牙膏。凑到镜子前,端详着自己眼睛里趴着的零星的血丝。刚醒不久的头发,依旧是往常的样子,慵懒和散漫像冷气从脑袋上向下坠落。

 将脸埋到打湿了的毛巾里,神经终是伸了个懒腰振作起了精神。利索地整理好头发,换上一身整洁且朴素的衣服。“啪他、啪他”地来到阳台上,遥遥地望着仿佛只有几千米远的朝阳,伸展开手来揉了揉有些僵硬的脸,深吸一口气,向着东方给出一个招牌性的微笑。

 约估了下时间,用中指取出书架上最喜欢的牙白色的书,拿在手里,或是安置进米黄色的书包,轻轻关上寝室的门。

 阳光,从楼道的窗户里飘进来,把背影拉扯成一条老长老长的、黏黏的糖丝。七点的空气里零落的拨浪鼓和旧时的老唱机。时光在手边,“哗哗”地拂动着大把记忆的书页。

 无人的教室。

 45度的阳光,在暖色调的窗帘上涂出一条新月形的线。打开一本书。稀疏的从树叶间楼下来的光,在纸上滚成一个个透亮的圆形斑点。

 含一颗玻璃样的糖,写首诗,或者泡杯茶,看着那些时光的鱼,在手边晃晃悠悠地游过去。

 恣意地抚着一段话,指尖兴许就会碰触到这样的文字——“午后强烈的阳光如带有梦幻意味的飞沫一般倾泻在漆布地板上。”

 把散下来的发丝撩到耳后,抿上一口茶,惬意地享受着四周的空间一点一点地漫步开去。

 侧过耳朵,似乎听见顾城和海子在对话。

 金色的森林里,麦子和麦子相互依偎——有时,流淌着几滴明晃晃的眼泪。

 哭,或者是笑,都粘着一世界的甜味。

 透过梵高一样热烈的金色,和煦的风照拂到身上,温暖得好像一杯琥珀色的蜜。就尽管展开四肢好了,让那些金色的尘土轻吻自己苍白的手指。安静地,等待脸颊被阳光微微醺醉——呵出一些凉丝丝的空气,或者惊喜于喉管中突然盈满的麦子香味。

 耳边,响着宁静的琴音,凉凉的,沁出水来。

 70度的阳光,细碎如漂泊了几世纪的沙。

 正好读到顾城——这位童话诗人——的笔下关于“麦田”的诗:

 

 怎么也不知道

 春天  看不见  只有一次

 花全开了

 开得到处都是

 

后来就很孤单

 

 文字里充溢着淡淡的伤感,像是一个噙着悲伤的女孩——蜷缩在自己的椅子里,包围在一团带点异国香味的蓝烟中。

 在落叶的季节,和叔本华、尼采相遇,戴着镣铐的人、活着的人、死人。他们的眼睛里,生命亦即是一把插在我们胸口的刀。马洛呼喊着:“为何我身处地狱,无法逃离。”婴儿的啼哭声中,木槿花开放,而后凋零。存在?曾经的存在?时光的海洋,击打着生命的崖。我们活着吗?何以又证明我们活着?婴儿长大成孩子,望着满天可见或是不可见的繁星……

 “我们得到的正是我们给予的/在我们生命里,唯有生命永存”

 出生,原本就和死亡是一个词汇。

 树影摇曳,闭了三个月的智者的眼睛睁开。

 漂着几点小菊花的茶水上,醒着(或是未醒着)的水蒸气晃着脑袋,与阳光相碰。

 120度。下午的风吹来。

 所有的文字在石白的书页上旋舞。恍惚间,似乎听到了知了的声音,和远方展开的大片竹林。

 窗外,被阳光打亮了的绿色渐渐弥漫开来。一个人走在黑色的柏油路上,莫名的就会有种夏天的错觉。

 拉开一罐冰汽水,嚼着一个没有多少味道的面包,然后看着一群大老爷们在离我3米远的地方打着篮球。

 回忆着伊藤高见在《扔在八月的路上》里写的一些句子,各种情愫就又泛滥开来。整个人好像都在炎热的空气里膨胀着,同那些一早醒来时记得清记不清的梦一样。

 酒精的浓度没有3%,但喝不下一口就醉的厉害。头发是醉的,嘴也是醉的,篮球是醉的,打篮球的人也是醉的。世界在醉了的眼睛里,开始鲜明起来。

 马达一样跳着的心脏,突突地跳着的太阳穴的神经。

 脑子里尽是些散乱着的画面。染着点血的破烂的短袖,空气里全是恶心的烟草味。

 视野里,穿着各色衣服的女子撑着各色的伞,从路的这边走到了路的那边。

 很想睡觉,在满世界的蝉鸣里,一觉睡过一个夏天。

 闭着眼睛胡乱地在纸上涂着字。

 努力撑着下巴,徒劳地想象着各种书里的大海。

 最终还是打开了一听咖啡,摸索着翻开一本名唤《天黑前的夏天》的书。

 看着红色开始在时钟的镜面上慢慢退去,我抬头的时候,星光又在天空里萌出芽来了。

 

墨迹,四季飘香

 

曹 静 (法学院 法学1001班 )

 

不管是擎一盏昏黄的灯,悠然地坐在木屋里静静翻阅古籍,亦或是点一杯醇厚的咖啡,在袅袅香气中细细咀嚼散文的精魂,还是在阳光正盛青草疯长的午后,用一颗纯净向阳的心阅读那些美好的文字,都会让我的精神和身体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愉悦。

我喜欢那些淡淡的却独特的墨迹的味道。它氤氲在我生命的季节里,润泽我斑斓的一生。

春季,生命在青草地间律动,飘飞的柳絮随着暖风流连在岸边,潺潺流水携带着花瓣,滤过青苔遍布的磐石流向未知的远方。我还是个懵懂的孩子,用一双对世界充满好奇的眼睛,在书中寻找我所幻想的美好世界。童话,给了我一双飞翔的翅膀。我深深地爱上那个美丽无比却惨遭后母暗算的白雪公主,与她在小矮人的屋里一起穿着朴实的围裙为午餐起舞;我常常为那个冬日里哆嗦着卖火柴的女孩难过地流下眼泪,希望能够为她划亮一根火柴,温暖她冰冻的双脚;我喜欢美女与野兽、青蛙王子那样美好的结局,虽然每次看都是“从此,王子与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但是我执着地认为那就是该有的结局。童话教我种下一颗善良的种子在心里,等待着有一天所有的希望和美好慢慢发芽开花;而唐诗、宋词则为我植入了文化的眷恋。读诗三百,不绝于耳。也许从那时起,我就从读诗诵词中汲取到了中国传统文化的营养,为我今后的文化情缘铺下长长的道路。

  墨迹,在春季的芳香,始于我的好奇、我的憧憬,它和所有春季的生命一起,蠢蠢欲动,为迎接盛夏,翘首以望。

  春去夏来,青青芳草疯长成绿色的汪洋,曾文弱的春水摇身一变,其汹涌之势总在顽石阻挡时碰撞出激烈的浪花,而后又归入浩荡的前进大军。繁星点点,知了不眠,这样的夏季也给了我疯狂的读书欲望。这时候的我开始读一些小说或者文摘,或是带着明媚的忧伤的青春校园系列,或是有些深沉但是也趣味无穷的当代小说,或是短小但是总要细细揣摩方能懂得的微小说。我总是会为写妞妞的父亲的札记而潸然落泪,也会为威风凛凛中刘醒龙所描绘的乡村二三事有所感悟,我痴迷于安意如灵动的笔触下那些个活在诗画中唯美的人物,我也会跟随安妮宝贝的旅行一起去体悟细节、保持清醒。在学业繁重的日子里,这份对书的如夏季搬的炽热,让我能够在沉闷的空气里呼吸到森林氧吧中的氧气,让所有的清新沁入我的脾肺,让心灵得到最原始的悸动、最自然地释放。与书相伴,让我惬意,让我能够在合上书的刹那,用百倍的精力,为梦想战斗。

  墨迹,在夏季的浓郁,伴随我成长,走过那段艰难却快乐的青春岁月,也让我对世界对明天,有了更大的期望。

  一枚银针疾驰而过,秋季悄无声息地来了。少了春的骚动,夏的繁华,秋季自有其一份宁静。金黄的麦穗映衬着农民们丰收的笑脸,剪去枝桠的大树静静地守候在道路两旁,感受着生命的厚重和岁月的沉淀,中秋月圆,重阳茱萸,节日的团圆也为这个季节的人们补上了一份亲情的厚礼。这时候的我,该是脱了稚气、成熟大气一些了吧!想必散文和诗歌该是我的最爱。在年少轻狂时分静不下心看到最后的一篇篇散文,也该在这时候流入我生命的源泉吧。我会喜欢读朴实、平淡但是韵味无穷的文字,还是愿意在禅与情相溶的林清玄的散文里寻找寄托?我会研究深藏着哲理和智慧的周国平的字句,还是会时常吟诵林徽因充满艺术美感的诗句?那时的我,忙碌于事业和家庭,定会被生活的重担迷失了浪漫的心。我想,有了书中黄金屋、颜如玉的相伴,能在城市的灯红酒绿中回归一份心灵最初的渴望,实在是一件再圆满不过的事了。

  墨迹,在此时已经淡去,但是我熟悉它的味道,正如它熟悉我的生命。相伴而行,我不会觉得寂寞,朝着那个既定的方向,我会继续前进。

  冬季,是所有结局的交汇点,一切都在此刻缄默。那些曾经喧哗的生命,也在这一刻安眠于无人惊扰的角落。枯木、残枝,纷扬的大雪,屋里饭菜的浓香,家人的欢声笑语,成为这个肃杀的冬季一道温馨的风景。我也该到了两鬓微白的时候了吧!卸下生活的重担,绘上岁月的细痕,怀一颗平静单薄的心。我还是会执着地爱着散文吧,再看看那些古色古香的古籍,咀嚼那些古人留下来的精华,偶尔翻出以前的老哥,跟着唱几句“明月几时有”。也许我也会看看一些名人传记,看看他们的一生,轰轰烈烈,但是仍然会满足于自己这平淡但是幸福充实的日子吧。我想,与书相伴,我一定会是一个快乐长寿的老人。思想不会干涸,对生活不会觉得索然无味。我依然会热爱着我的书籍,热爱着我的经历,热爱着我的生命。

墨迹,暗香浓郁。它会陪我拄着拐杖去看夕阳,行至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在最后的最后,让墨香萦绕我的生命。

与书相伴,灵魂长乐。仰首是春,俯首是秋,岁月的年轮圈画在树桩上,记载下墨迹飘香于四季的痕迹。我相信,在墨迹的润泽下,我的生命,在来年的春天,依旧会芳香四溢;而人类的生命长河,岁岁年年,也会因墨迹流向更广袤的大地,波澜壮阔。

 

 

牵绊三生 一世断魂

 

潘大巍(经济学院 经济1101 )

 

是在这样一个下午,一个耳边盈满音乐的宁静的午后,坐在桌前,持一卷三毛的书,想着那个女子的前尘,算着自己的往事。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那个女子的,许是被那个故事攫住,所以紧紧不能挣脱,弥足深陷。关于那个十四年的故事,关于撒哈拉的故事,关于——某个传奇,属于某个女子。

我知道自己是怀着某种信仰的,虔诚地,匍匐,想着自己是否会那样,走马天下,浪迹天涯。却始终抛不开世俗的桎梏,所以庸庸,亦碌碌。

简单地重复,在自己的天地。

偶尔做梦,梦见自己洒然前行,在没有羁绊的旅途,逢着一段故事,属于我的。终究是梦。我做不到。我的翅膀是被自己生生折断的。人或许就是这样,愈是遥远便愈是弥珍。将某些愿景当做终其一生的神罚,人的原罪。

我是喜欢读三毛的,很久以前便知道。屈指,竟是多年的时光。岁月的苍白,命运的揣测,神恩的浩瀚与渺小,人的博大与猥琐,全在笔下,如清泉叮咚。笔端流云。依稀记得,初见《倾城》的惊艳,初读《撒哈拉的故事》的震撼,还有,还有初识《温柔的夜》是那种温暖……是多少个这样的日夜,细琐的幸福。

蓦然地,一幕一景,过去的,在抬头的瞬间,涌入,毫无征兆。

彼时,是有着和煦阳光的冬日,那个孩子,被我丢在房间里,独自一人。满心的怨愤和无奈。 当是给自己的救赎,拿着《温柔的夜》,缱绻的文字,安静地看着。阳光打在泛黄的纸张,金黄的色泽,莫名的感动。生出博大而祥和的喟叹。阳光充满在午后空气中散漫的微小的灰尘和自己被无奈沾满的蒙垢的心。安详宁静,萦绕在还未被风雪侵占的腊月。岁月因文字和阳光绵延到亘古,恍若一切都是美好、安然且静谧。

有时候会想,是否有前世今生,是否因果轮回,是否茫茫天道自有定数。若有,累世前的自己是否在那青冢之外双双化蝶,是否在某个叫兰若寺的地方逢过某些狐媚,是否在那叫断桥的地方瞥见惊世的貌美,有着凄美的传说,青衫美眷,不负流年。又或自己本就是书中故事的主角,只是当孟婆的那碗断肠的汤汁流进嘴角,所有的所有付之一炬,不翼而飞。只留下某些遗憾,像泪水停驻心间。书中的故事。别人的旧年。我的梦。

是否,真的有是否。又或许,真的没有或许。

有时候,会无端地走进图书馆,不为找什么,只为在那些墨香可以稍微、稍微哪怕一瞬在鼻腔还有心田。就像是在风中飘摇的落叶,飒飒的,不问归乡。当是一次历险,在充满荆棘的丛林里寻找仙湖。

逢着便是幸福。

还记得那天下午,手扶着书架,在那被书拥满的世界徜徉。像是约定,我期待已久却始终不见的《撒哈拉的故事》竟就那么不期而遇,迫不及待地拿下,抱在胸口,生怕被抢走,而后,便释然了。我不再是当初那个没书看,躲在被窝看格林童话的那个小孩子了。

不知道为什么,想起了,8岁的光阴。

该是在有着安徒生、格林的那个小人儿的家,彼时,窗还是古旧的那种,有着斑驳的漆,朱红色的。什么都记不住了,那些故事,如今记得的,少之又少……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也似乎还记得彼时明媚的阳光,还有窗前拿着书稚嫩的脸,真是美好,隔着时光的篱笆遥遥望去。

岁月,因沉甸甸的书香分外显出迷人的温柔。

 

 

Y的书意生活

 

王丹(杭商院国贸10乙班)

 

他叫小Y,是我从小到大的伙伴兼死党,小Y与书可以形容是牙齿与黏糖的关系,一碰上要想轻而易举地分开就难了。这黏糖吃多了,也就生出了“书心”与“书性”龋。

他的性格似一段段坡路,似钟摆,似水,一上一下,忽左忽右,时急时缓的。因为书,他快乐得像只小鸟,他悲伤的如同弃婴。但他从不把自己的情绪发泄在朋友身上,因为书,他早早地学会了忍耐和接受。不了解他的人说他像阮籍,但我明白他是一颗摸得着猜不透的顽石,每个人都可以看到这颗顽石的真心,是一颗不可多得的书心,有他在,书亦在。

Y是个快乐的人,但越快乐的人似乎有越痛苦的经历,而这种经历被小Y的幽默掩盖得天衣无缝,这样的人才真正懂得了如何去生活和如何面对死亡。乐源于苦就如美源于丑,要想获得什么就必须放弃什么,他深知个中滋味。

“臣无祖母,无以至今日;祖母无臣,无以终余年。”他每次读李密的《陈情表》时,都觉得这句话好像是他自己写的一样,小Y只有祖母一个亲人,生活中的甜蜜大多是向那“黏糖”索取的。

幼时小Y便时常站在河岸边,照自己,找自己,我们的心越照越宁静。在夏日炎炎的季节,他几次都有跳下河水游泳的冲动,但小Y又不禁想起书里描写的的水怪。书竟然比祖母的劝告更加有效,虽然祖母也曾三番几次劝过他不要单独下水游泳去。往往这时候他的思绪天马行空,他想得不着边际,也不切实际。显然,小Y富于幻想。想得多了,也就看得更加透彻,这与侦探小说的关系大概不可分割。

“人悄悄,月依依,翠帘垂。更挪残蕊,更拈余香,更得些时。”,他不太爱诗,但对这一句情有独钟,因而他揣摩过千次万次,也毫不生厌。并且每一次的揣摩都生发出了新的意蕴,他每次都会自豪的说:这是我独一无二的,是我自己的思考。同学每次对他此举给予轻蔑的同时,亦莫名的感动,这使他的生命延续并且津津有味,这是属于他自己的书意生活,羡煞旁人。

在小Y的作文本上,有着这么一段话:

城里的人进农村,会欣于欣赏乡村风光,田园景色;村里的人进城市,会乐于陶醉灯红酒绿,车水马龙。这一切也许是因为厌倦,厌倦是爱情的杀手,孩子的世界充满了欢乐,他们的天生的好品质:好奇心,激情,动力,敏感都帮助他们获得了幸福的荷尔蒙,渐渐长大了,匆忙,奔波,视觉疲劳取代了它们,如生物学家般细心观察努力寻找的人少之又少了。

  这与钱钟书《围城》的思想颇有几分相似,都是城里城外的事情,事实上小Y也确实从这本书中受益匪浅并且有了自己的生活感悟,不管这些感悟是对是错,至少对生活萌发着自己的思索,亦是一件美妙的事情。

Y在城里读书,但小Y是属于村里的人,在每个人眼里,自己的故乡永远是最美的,他也不例外。尽管在他的故乡那儿没有灯红酒绿,没有车水马龙,没有霓虹灯,没有一切一切都市的繁华,那么正好,也就没有喧嚣,没有诱惑,没有忙碌的身影,只是一个恬静的地方,一个恬静的村庄。很多人喜欢晨读,小Y养成了夜读的习惯,因为对他而言书在夜里时常散发着神秘的氤氲,这静谧的村庄结束一天的农忙之后,小Y独一无二的书意生活才刚刚开始。

那一天,他上着英语课,他认真的听着同学所讲的ppt内容,他看着一张张精美的图片,想的却是自己久别的故乡,思念肆无忌惮的侵入身体,又在心灵深处泛滥。那是一张蓝蓝的图片,蓝的很温暖,他甚至可以感受到日光的温度,天空的景致正是故乡日复一日的样子,熟悉而陌生,但是异地的天尽管再是好看再是迷人,也丝毫提不起他欣赏的激情,是他生活得倦了,还是他太执着于故乡的天,抑或两者兼而有之?小Y的孤独都是书在拼命努力的陪伴下的,他也习惯于在书中寻找安慰与解脱。

现在的小Y当然不会因为书中的水怪而害怕游泳了,但这块“黏糖”的的确确带给了他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甚至间接地影响到了他的性格,价值观以及人生态度。小Y也曾思考过书在他的人生中所演绎的角色,书不仅仅是学习工具,朋友,导师,小Y也从书中感受到父爱母爱的力量,这本是现实生活中的遗憾现在却如此幸运地得到了心灵的满足。

Y终究还是个平凡的人,就像所有在现实世界受到伤害而在书的世界寻找慰藉的众人一样,对作家这份职业从不眷顾但始终依赖着书生活。

也许,小Y生活中的甜蜜并不是书赐予的,是喜爱书的那份心情让小Y孜孜不倦,使他一直承受着命运的艰辛与家庭的不幸并且书意的生活着。

像小Y一样的我们,也许并没有成为一名伟大的作家的好天分,但只要拥有一颗爱书的心,与书不离不弃,生活也就不会放弃我们,不是吗?

不像小Y一样的我们,也许拥有着一个幸福圆满的家庭生活,有着双亲万般的关爱,但书在不断冲击着一根根安逸的神经,是书在告诉我们不要放弃苦难的历练,记忆中最深刻的回忆往往是那些带着泪的日子,这样的书意生活才值得留恋,不是吗?

Y的书意生活,终究将成为我们的书意生活。书可以折腾我们的生活,为了报复书我们也可以要求书与我们相伴一生。

 

与书相伴的日子

 

施颖培(财务与会计学院会计1101

 

夜,已深;书,未眠。

喜欢看书,犹在夜深人静之时,大概算是一个奇怪的癖好。洗去一切的喧嚣与繁杂,沉淀下世俗的浮躁与焦虑,就这样让昏暗的灯光照黄了书页,打在黑黑的方块字上透出淡淡的朦胧的美感,开始一场漫长的书之旅——

最早接触的书当属枕边的床头故事,无论是爱丽丝仙境里的那只小兔子,还是来自B612星球的小王子,寂寞等待着被驯服的小狐狸,抑或是后来的拥有神奇魔法的哈利波特,都让我在想象的世界中自由的行走。这些接近于成人式的童话满足了最初我对这个世界懵懂的幻想。

然后渐渐长大,慢慢成长。开始喜欢夏洛特三姐妹文字中的透露出的不被命运所打倒的坚毅与刚强,喜欢波伏娃的特立独行的豪爽之气,喜欢杜拉斯像湄公河般的明媚的忧伤,喜欢张爱玲贵族气息中华美细腻的优雅。在阅读中,会一点点体会她们的欣喜与悲伤,会忍不住的惊动:仿佛我已在那儿等了好久,只为与它们相见,会有那么不经意的几句重重的撞开我的心扉.我反复的念叨,反复的捉摸,还是觉得不够,抄在摘录本上仍然觉的可惜,非要完完整整的把它背出来才好像能抚慰心底些许的不平,以偿心中的夙愿。

后来有一段时间又迷上了中国古典小说,看《三言二拍》在那些似懂未懂的文言句读中,在那些纸醉金迷,风花雪月的背后,慢慢体会到人情冷暖,事态心酸,有些事总是未尽人意。有时候,即使个人来的及,时代也是仓促的。着《菜根谭》,透过那些疏离寡淡的文字,始知人生有味是清欢。但即使经历过累累的伤痛与无奈,我们始终都应该保持着一颗平常心,用更加成熟与理智的目光去体会每一件真相的背后。

我也一直很喜欢诗歌,这语言的精粹,文字的王。简短而优美地诗句总能在最快的时间里撩拨我的心弦。读《吉檀迦利》,好像在听一位年迈的流浪诗人的浅唱,人生的哲思就这样泉涌而来,认识自己,是那么重要。读《沙与沫》,就像是听一位暮年臣子的低吟,教会我如何去爱和承担责任。读《诗经》.,吴侬的细语唱出的四言诗总能勾起我无限的遐想。

如今,回看那光影之中的我,已飞奔过幻想的草原,欣赏过斑斓的天空,摆渡过阴晦的暗河,品味过香醇的美酒。打破了时间空间的阻隔,模糊了地理语言的界限,通过书我了解的是一个更广阔的世界,我也在边读边思考中体会到生命的意义与价值。是书,让我单薄的生命有了不一样的厚度,让我庸俗的人生有了不一样的质地。当我的指间婆娑于每一张纸页,我突然觉得我的人生已不会有任何的缺憾与空白。

有一种东西比权力更强,比疆域更广,那就是书,这承载了无数人的心血与智慧的蕴结,它让文化有更加具体的载体,也因此生生不息,绵延千年。读一本书,是在读一个人的文化,更是在解读一个国家的文化,西学侧重于人与自然的关系,国学偏向于人和人之间的相处之道,印度则研究的是人与自我的辩证。

读书,让我们在了解自己,享受生活的同时,更加感受到了语言的魅力,文化的底蕴。一种仅属于民族性的东西是需要我们去慢慢体会,细心品尝的,它融于我们的汗泪,流于我们的血脉,那些用书包裹着的文化与思想总会在不经意间穿破表象,直抵内心,唤起我们巨大的共鸣。溯源文化之泉,挖掘民族之根,是书让我们不再如浮萍般漂泊与流离,是书让我们的几千年的精神世界有了归宿。阅过书,我们终将会看到的是一个民族真正的复兴。

天,已亮;书,未尽。

 

 

你的书,我的故事

 

王微微(管理学院 国际商务1101

    

今年暑假和老王去了趟奶奶家。准备回去的时候急雨骤下,山路泥泞不好走,于是住了一个晚上。夜里老王见我甚是无聊,于是从电视机柜下拖出一个颇有年代的木箱子,还上着锁。老王让奶奶翻箱倒柜地找出钥匙,然后边开锁边神秘兮兮又略带自豪地和我说,里面尽是他的宝贝。我打开一看,一沓书,几轴画,陈旧的样子倒颇有几分珍品的样子。我一本本拿出来轻轻翻看。有书如《封神榜》、《邓小平》、《三国演义》,倒不是什么传世巨作,但本本都是老王一贯的味道——文史哲不分家。

老王小的时候数学奇差,就只学的通语文。闲时也装装文青,买一大堆的书。看完了再一本一本地放起来,都装在一个大箱子里。我和哥哥因此也可以算是从小就受到这种熏陶,平时没事也去鼓捣那一箱子书。尤其是哥哥。哥哥年长我六岁。他开始舞文弄墨的时候,我才刚刚学会写自己的名字。

我小的时候夏天还是常常停电。邻里之间各自吃完晚饭,无事可做就在楼下乘乘凉聊聊天。夜深了,有点凉风起来的时候,大家就各自搬着自家的凳子回家睡觉。然后,哥哥和爸爸就开始了,夜生活。现在回想当时,哥哥和爸爸各自在床头放着一盏蜡烛,然后手里捧着一本书品读的画面,我觉得这样的安静再也没有。现在我们的夏天,是电脑是空调。那种真真正正的挑灯夜读,好像是落后,是不与时俱进。再也没有人在停电的时候,闲着无聊,会打着手电开始看书。

老王买书的口味很广泛。不过大多都是政治类的书籍,诸如人物传记,稗官野史这样“不登大雅之堂”的杂书。我有时候对千篇一律的教科书颇为厌烦的时候,我就开始鼓捣那个一箱子的书。此时老王就会觉得我不务正业,一副“这种书你们小孩子功力太浅,不能参透;只有经历了人生世故如我这样,才读得懂”的自豪感。很多书,其实那时候我确实是真的看不懂。譬如,《荣氏家族》。我只能有“荣氏兄弟在当时很了不起”这样与年龄十分相称的肤浅认识。而在书中,对于那个时代一些最时新的或者最贴近真实的客观评论,长大之后我也再也看不见。因为那本书,后来因为家里搬家,我再也没有见过。

不是我在矫揉造作。你也许觉得那些书版本太旧,观点太老,好像不值得这样夸大其词。可是我觉得,一个时代关于文化的传承,只有文字能做到。当时的书,写得就是当时的故事,当时人们的认知,现在的人,读得懂却再也写不出当时的感觉。《荣氏家族》只是一个小缩影。

众多“家藏书”里,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一本线装的《唐诗三百首》。从谁手里买进我已经不知道了,我只记得到我手里的时候,上面已经有哥哥如诗评这样装模做样的字。我开始被唐诗的时候,这本书就一直在眼前。晚上老王秉灯夜读的时候,我就业学着装模做样的看唐诗。年轻的时候记忆好,很多诗那样看着看着就会背了。尽管意思,是在蛮久之后才顿悟的。这种比同龄人略多背几首唐诗的优越感,曾经让我的小时候很风光,颇受老师和同学的爱戴。后来大家都开始叽里呱啦的背唐诗了。各种装帧精美的《唐诗》在班级里流传,我那本普普通通,只有黑白色的书就显得泯然众人了。即使他的主人看起来好像已经读懂了他,但是由于他其貌不争,最后还是让我废了他“枕边书”这样崇高的地位。有一段时间我“长大后要成为一名老师”的梦想膨胀,就拿着红笔把平时是我在读着的书(因为他俩的我实在不敢冒犯)一页一页打上鲜红的勾,然后写上优良,以此慰藉我的梦想。《唐诗》后来面目全非,都是因为我忘恩负义!

老王看书很快,习惯很多。比如,上厕所的时候带书,然后在里面做很久。这个习惯从现代养生的观点看,固然显得很不健康。但是当时,我们一家人就是都这么做的。大家按着自己的习惯,上厕所了就那本自己爱看的,待里面看到脚实在很麻。有时候也不拿出来,直接放着供后人赏阅或者下次临幸。还有一个习惯,就是在枕边放本书。睡觉之前大家都会煞有介事的看一看。比如,金庸的武侠小说就占据了哥哥的睡前很多时间。这个喜好奠定了他现在文学独爱武侠,武侠独拜金庸的习惯基础。我不懂装懂地坐在老王旁边,看他沉醉在各种“指点江山”的政治书籍中,也仗着自己认识了不少字,跟着看。看了什么我是完全记不得了。因为老王看书的速度极快,通常我看个两三行,他就翻过一页了。

这样的日子过得极快。我就这样半懂不懂地看着看着,然后升初中,升高中上大学。离家越来越远。好像很久再没有那样的时间,我坐在他的旁边,假装洞察一切地一起看书。老王的视力也越来越差,有时候大白天也要借着灯光,把书拿得老远才看得清。有一回,正赶上学校里有批发售书活动。我兴致勃勃地打电话问老王说,我这儿有很多他会感兴趣的书,要不要给他带点什么。老王的声音沉沉的,他说,不用,你自己买你喜欢的就好。我知道,现在他视力不好了,看不了那么多字了;而且,也没什么人和他一起安安静静地坐下来看本书了。

最后六楼那一大箱子书,在今年暑假里让老妈都卖出去了。因为老妈说,这些书现在我们根本就没有时间看,放着太占地方。而且这些书太旧了,没什么好看的。在半威胁半讨好的条件下,老妈终于把一箱子碍眼的书卖了。但是老王还是很舍不得的。书最后被打包称斤的时候,他迅速出手,就近抢过来几本,说怎么也不让老妈卖光。现在家里的书架上空空落落,只有本《王氏通姓》,一本《金瓶梅词话》,然后我高中用过的厚厚的辞典。

感觉上,当年和爸爸还有哥哥一起借着烛光的像模像样的看书的日子一去难返。但是现在我还是蛮爱看书,还是喜欢书放在枕边,还是爱好趁着晚上打着灯看书。因为,这是从小养成的,是那段和书一起成长的安静岁月里留下的最美的习惯。

 

与书情诗

 

江小梅(经济学院  国贸1001

 

                                       

一指流砂的风华

是谁的笑靥流转我心间

点缀来繁星

踏碎了喧嚣

耕犁了一隅如水月光

 

 

荏苒岁月覆盖的过往

是谁打我心底走过

摇曳开笙歌

搁浅了落寞

留下了一季似锦繁花

 

 

不去想

谁装饰了你的窗

只感念

你装饰了我的梦

与你美丽的邂逅

终是意难忘

 

 

巴黎圣母院的钟声

呵护的是你我的私语

康桥的碧波流觞

记忆的是彼此的相偎相依

念你

带我走遍千上万水

细数梦里花落

 

 

独倚幽窗

想你

雨打芭蕉的缕缕墨香

每一笔勾勒

每一抹痕迹

沉淀红楼旧梦

轻吟琵琶夜曲

 

与你的倾城之恋

与你的文化苦旅

是我今生最大的守候

有你的日子

从此不见我的苍老             

 

 

 

 

这些年我追过的书

 

范秀云(外国语学院  英语1105)

 

我喜欢在宁静的午间,在睡意还未袭时翻开一本薄薄的书读上几句,那游离于纸间淡淡的油墨味会让我欣喜若狂,我想这就是书的魅力。自有记忆起,就对书怀有莫名的敬意,因为这是文人墨客的挚爱。书面不能有赃物,书页不能折损,内容不能被涂鸦,这是我一开始读书时对书的虔诚,当然那是无知的想法,因为当你遇到一本好书,你会爱不释手,看完一遍又一遍,读到动情处你会不由自主的写上几笔,抒发你的拙见。

书他不是一个死物,不是呆板的散发着腐朽的古物,他拥有真知与灵动,只是低调地不为人知,直至有志同道合者打开他的扉页。他永远散发着青春与活力,纵然经历几千年的岁月沉淀仍能给人以启迪,召唤思想的迸发。他又无限深远,所传达的不只一种理解,犹如一千人读哈姆雷特就会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他像一台老式的唱片机,拥有他独特的韵味,奏出渺远典雅的乐曲,让人陶醉在他的气息中。

我是从来不读电子书的,这不是偏见而是我的执着。在我看来,书就是那装订成册,整齐的排列在书架上的物件。让人捧在手心,抚摸他的纹路,感受他的岁月感。翻阅时在指尖沙沙作响,散发出他独特的气息,诉说着笔者的心声,而非一串串文字符号,一览便过。

我喜欢张爱玲细腻的笔风,她用一个女人独特的视角写出了她对世间情爱的看法,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迟一步,遇上了也只能轻轻地说一句:哦,你也在这里吗?这是怎样的温婉的邂逅与缘分。我欣赏三毛自由洒脱的个性,她的文字中洋溢着她对自由的渴望,对爱情的追寻,她是活的那样潇洒。三毛作品中充满了对生活的热爱和思索,她总是由感情支遣着笔,随着感情的流泄组织素材、结合文章,传统的布局谋篇在她那里遭到了冷遇。她和荷西的爱情让我感动。他们之间隔了六年,一场大雪,千万座城和一片沙漠,然而他们的爱情却一点也没褪色。直至1991的那个清晨,她随荷西的灵魂远去。这是两位我最崇敬的作家,在我心里她们就像她们那美丽的文字一直那样美丽地活着。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有幸拜读了《傲慢与偏见》,便一发不可收拾。我对17世纪的英国乡村如痴如醉,想要奔跑在那空旷的原野上,呼吸那充满律动的空气,与那轻快热情的舞曲共舞,还有一睹英国绅士的风采。伊莉莎白是个智慧的女子,富有个性的她不屈服于权势与世俗的偏见,她拥有自尊与骄傲,这使得她从一般女子中脱颖而出,得到达西先生的爱慕,尽管她对他充满偏见。达西是英国绅士的完美代表,拥有万贯家财就不喜欢显摆,他被冠以傲慢与不近人情,事实上却是个热心善良的绅士。值得庆幸的是两人在相互之间的傲慢与偏见中加深了对彼此的了解,最终走在了一起,打破了世俗的偏见。我为书中达西的绅士风度所沉迷,也为伊莉莎白的独立与个性所动容,更为典雅高贵的英国文化所痴迷。书是世界的窗口,给了我们一个平台,纵观大千世界,领略异国风情。

那些与书相伴的日子我是幸福的,那些回忆是甘甜的,那些好书犹如一道道饕餮大餐丰富着我的生活,给我一个别样的视角去感知这个世界,一个是我已经历的世界,一个是我未曾触及到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