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奖征文

二等奖

2014-05-04获奖征文30527 [    ]  [打印]

起风了

  王晓琴 旅游与城市管理学院 旅游1202 

他们说,因为你还不够好,所以风没来。

初中之前,我一直认为自己是无所不能的。

有段时间,我坚信自己会成为一名宇航员,那是2003年,神五上天的那年。那天早上,我和我的伙伴讲起这个梦想,她兴奋地和我讨论飞船的各种,好像我已经在飞船上了一样。那种信任的眼神,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看到了。

还有段时间,我觉得自己会成为一名考古学家,那是看了汉朝古墓挖掘的纪录片。这个梦想我坚持了很久,直到有一天,有人告诉我这是个幼稚的梦想,是没有前途的梦想。那种鄙夷地说我太天真的语气,我一直都记得。

现在的我知道了,原来我什么都做不了,我成不了宇航员,我也撬不起这个地球,我只是平庸大众中平凡的一份子。

人越长大,梦想就越渺小。甚至,越来越不敢谈起梦想这个词眼。等风来里有这么一段话:我不敢谈梦想,我只谈渴望。渴望没实现听起来总没有梦想破灭了那样令人绝望。是啊,梦想破灭了是怎样一种感觉。那就像是一出悲剧,把世上最美好的事物捏碎了打破了展现给人们看。

我们这一代是迷茫的,我们经历了中国经济高速腾飞的20年,我们也同样经历了金钱、权利败坏的二十年。我们有过伟大的梦想,最后却无情地被这残酷的现实打压。说到底,我们不是那群被社会需要的人,我们只是那群摇尾乞怜扒着社会的窗缝求施舍的人。就像一辆高速的列车,我们死死扒着列车外壁,每天都在害怕掉下来成为被抛弃者。

就像写这篇文章的不久之前,我在上一门我真心不喜欢,却是我苦苦争取来的课。我刚才问自己,为什么我不在乡间小涧边垂钓,为什么我不在家乡的晒谷场上沐浴带着稻草香的阳光。有时候,真想一个人什么都不想,让大脑完全放空,就这么静静地呆着。可是,我只能选择努力做大家都认为对的事情,只能为现实苦苦打拼。

我想我是没有梦想了,我只有残酷的现实。我太卑微,卑微地已经快到尘埃里了。只能成为千千万万个没有名字的小明,再怎么蹦跶,也就是一个混脸熟的小明罢了。只能找份安稳的工作,做着自己并不热爱的事情麻木地活着。什么梦想,我甚至怀疑梦想从来就没有出现过。所谓梦想,只不过是孩子的臆想,病人的妄想。

直到上个礼拜,回家上阁楼找温度计。阁楼上堆满了我从小到大所有的书,大大小小、有新有旧,原本都是按次序摆放在一起的,但现在已经被翻乱了。我蹲下来一本一本整理,翻开幼稚园的画、小学的作文、初中的算术题······

岁月就那样在我的面前一一展开,心里突然有种异样的感觉。梦想这个词眼好像又从心里慢慢升起了,毫无征兆地,就好像仅仅是那些岁月的魔力。那些有梦的岁月,那些现在的自己配不上的日子,那些单纯的梦想。

原来,梦想一直未曾离开,它只是被我搁浅在沙滩的浅湾。它不是被现实销殆了,而是在等到风起潮涌时,再扬帆起航。只是因为我还不够好,所以它还在沙滩等风来。他们说,只有更优秀的自己,才能遇见更好的对方。我说,只有更优秀的自己,才能配得上梦想。

所以,现实和梦想一直未曾对立。只有垫着现实的肩膀,梦想才能站得更高,站得更稳。而梦想可以让我们陷入世俗困境的时候,多点惴惴不安,少点理直气壮。梦想可以在我们疲惫不堪时,多点坚持,少点抱怨。

我记得寒山寺悠远的钟声,穿透暮远的雾霭,穿透繁杂的树林,在船头,直击旅人的心。在黄昏的梦乡,宁静地像回到当年家乡离开的模样。以至于,远行的游子不知道是自己是身在梦里还是在船头。

记得家乡霜冻的早晨,土地覆盖着初冬的白霜。行走在小路间,看到桑叶悄无声息的落下。悠悠的,轻轻的。以至于你会怀疑,这满地的落叶,是否从来不曾落下。那一个个骑单车上学的早晨,我一直觉得自己一定还在睡梦中。

记得见过一只紫色羽毛的鸟,在竹园的湖面上一掠而过。一眨眼,消失在一棵老梧桐树上。真的像梦一样,一直到今天,我不知道是否真的看见它。

梦想就是这样,明明存在,但是有时候又是那样朦胧,会让人怀疑。所以做一个更优秀的自己,站在越高的地方,看得更清。无论现在的痛苦与执着,还是现在的奋斗与迷茫,都是自己站得更高的垫脚石。越高的地方,风越早来。少年,好好坚持吧。

你看,风好像来了。

 

梦想去哪儿

郑佳仑 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 海洋1301

说起梦想,我就想起小时候坐在窗前,望着淅淅沥沥的细雨,心无限放大——自己是一股来去自由的风,穿过雨丝,没有目的地朝着远方飞去。一股风,没有双脚,却去得了天涯海角,没有双脚,也少了许许多多牵挂和羁绊。那时,梦想去哪儿了,大概是从窄窄小小的玻璃窗内飞了出去,自由自在去寻大好山河了吧。

后来,那段细数闲暇时光的日子过去了,我渐渐知道了“侠客”的存在。我羡慕侠客“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的英姿飒爽,“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的气吞虹霓、侠肝义胆,“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的来去自由、淡泊名利,更羡慕和向往小说中的侠客仗剑行天下,四海为家,浪迹天涯。在我心中,有一个侠客,一颗自由的心灵,一把斩断枷锁的利剑。妈妈听了我的梦想,拍拍我的头,笑而不语。

渐渐地我懂了妈妈的那笑和不语,渐渐地把侠客的梦想埋藏在心中,生命中有许多东西,注定了人无法来去自由地生活。中学时,班级曾开过一个关于梦想的主题班会,大家站起来畅所欲言,许多人梦想有一天能够环游世界,但当谈及如何实现,又相互看看,无话可说。可以想象,一代又一代想要环游世界的人,又有多少能够实现当时的梦想,又有多少囿于金钱,囿于事业,囿于家庭的人仍缩在窄窄小小的玻璃窗内度过余生。想起一句话,很经典,“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侠客”之后成了我谈资,每每想起,都觉得遥不可及。高中,每当被课业压得喘不过气时,就拿出一本小说调剂心情,于是,我爱上了三毛,爱上她清新,细腻,风致的文字,爱上了她单纯、自在、勇敢、洒脱的灵魂,一本《撒哈拉的故事》驱散了多少汇聚失败和压力的阴霾。三毛是用生命去旅行看这大千世界的流浪者,她自己说了,“等我长大了,我要做个拾破烂的”,我想她大概是一个真正自由的灵魂,不为现实所拘束,做自己想做的事,她不在乎他人目光,去拾起垃圾场中蒙尘的好东西,妆点自己的小窝。但更令我动容的是,三毛见到了《国家地理》上撒哈拉沙漠瑰丽的风景,就可以义无反顾地前往一个陌生的地方生活,三毛确实是自由的。那时,梦想去哪儿了,大概是追随着三毛,去往了自己所向往的地方,所向往的生活,因为我仿佛在她身上,看见了自己。

了解三毛的人都知道,她最终用一条丝袜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于是我慢慢明白,也许三毛的灵魂是自由的,但她的生活却不是一直自由的,恰如蒋方舟说的:“三毛的好,一半在文字,一半在她独特壮阔的生活方式。她满足了我们对自身生活的幻想——从撒哈拉沙漠的生活,到和荷西的爱情。后来,我自己去过沙漠,我才发现在沙漠生活很大的组成部分是寂寥和恐惧。我看《温柔的夜》里三毛的日记,发现她和荷西的爱情也充满了关于金钱物质琐碎的争吵。看肖全给三毛拍的照片——她直面镜头,苍白惨淡,不带一丝笑容。也许那才是她真实的样子。”幻想的自由与浪漫,轰然倒坍。这个有关于三毛的梦想也和三毛的死一样渐渐被时间的洪流淹没,梦想似乎不见了。

梦想是需要沉淀的,生活总是会懂得的。时间告诉我,风、侠客、三毛,伴随着我迄今为止的整个人生的梦想并不是成为某个人,某种存在,而是能够奉行一种心灵状态,风也好,侠客、三毛也罢,都呈现了一种自由的心灵状态,而非生活。作为社会的成员,生命中有许多牵挂和羁绊,这注定了我们的生活无法自由自在,随心所欲。然而,人虽是苇草,却能思想,用思想的力量使心灵自由。在喧器纷扰的世界中也不被任何琐事牵绊,唯心自由。即使生活并不自由,心灵也能得到自由。

不能双脚走遍世界,却能“澄怀卧游”。不能成为侠客行走天下,却能行侠仗义,心怀天下。梦想没有不见,它——成为一个心灵自由的人——仍在这里。

 

 

唯青春梦想不可辜负

                         付翔 管理学院 营销1201

孟春的霓裳踩着微风的痕迹席卷了大地,也触动了我的心。

三月的校园迷人地不可名状,油菜花田里的油菜花早在大地的呼唤中烂漫绽放,美得不可方物。

走在路上,突然听见后面几个女生在议论,好美的学校啊,要是我能考进来多好。下意识地回头一看,一双清秀的明眸正咂巴咂吧地四处张望,干净的气息却恍惚地在步伐之间有种莫名的熟悉感,突然一怔,原来今天又是一年三位一体时,这几个应该还是高三的同学来参加面试的学妹吧。空气里纷飞的躁动因之早就跳动不安,我的思绪也一路翻飞到两年前。那时,我还高三。

记忆总是潮湿的,我们像是定了根的植物,在教室里盯着永远也做不完的理综卷子。青春卷着窗边的风散落在空气里。卷子上的文字,密密麻麻,大家都无暇顾及周遭的人,高中,三年,似乎就在这静谧的气氛里做着散场的准备。

那时刚刚考完三模,来不及顾及成绩,就匆匆来到杭州。虽然不是第一次涉足杭州,却是第一次来工商,一切的事务都新鲜得天外来物。一路向前,眼里的景色都要溢出来似的,没等我回头,却总有更新奇的风景充盈着我的目光。满心的欣喜,却被眼前的新奇事物咯在喉咙里。说不清,道不明。面试结束之后,我独自一人走在鸽子广场上,一步,一步,生怕惊扰了这片象牙塔的圣洁。突然,一阵碎风划过,绿叶被轻柔地卷着在水面上敲打出一阵涟漪,连弧线都是这么温柔。我的心情就此按耐不住了,我告诉自己,这里就是我想来的地方。那时,工商恐怕是我第一个可以触摸的梦想了。临走之前我拾起了一颗月亮湾的石子,每时每刻摆在我的书桌前面,有时就这么望着,望着。眼里满是梦想。

而如今,我真的如愿以偿地来到了工商。那个最初的梦想就在我的无限的期许中意外地砸到我的手中,像一场馈赠。

进入大学以来,生活却不像是理想的那么美好。时常陷入一种我习惯把它称之为“周期性迷茫”的病。继而引发了拖延症,得过且过症等等。它们像病毒一般,浸入时间的血液,蔓延全身。沉醉在安逸开怀,却总在百无聊赖里绵延着不安。弥足在悠闲自得,却总在欢笑过后惴惴不安。每当眼皮与清晨的曙光仍旧博弈时,刺耳地闹钟总是丝毫不给梦魇苏醒的机会,拖着一副疲倦的皮囊,我们随着人潮流入教室。慢时光总是会蚕食人的意志,在时光的呓语里,我们总是忘记了最初骄傲的姿态,取而代之的是一副狼狈不堪。上课总是萎靡奄奄。我们也焦虑,惶恐,忧心着北上广的压力,却总在下课铃声响起的那一瞬间忘记那种被现实扼住咽喉的感觉。总是在把事情搞砸之后才无限懊恼,为什么当初自己不更加卖力一点,机会也就这样插肩而过。室友曾经问过我,我的梦想是什么。我却犹豫了很久。小时候幻想过很多,厨师、老师、画家,每一个天真的想法都曾经充盈过我的白日美梦。现如今,却总是不常提及,那些童年的梦想,似乎也随着童年的流逝殆尽在岁月的风痕里。

“这个学校是我的梦想!”略显稚气的嗓音却透着一股子坚定的力量。

是啊,我也曾有过梦想。

还记得曾在笔记本上写道:总有一天我会还给自己所有的明媚。却总被人笑着说矫情。我笑他人看不穿。我知道什么才是我真正想要的。梦想,就像一只无形的手,总在最无力的时候暖入心扉。那几乎是一路前行里唯一欣慰。无论现实怎么样,我都想活成自己喜欢的模样。

刘同说过,谁的青春不迷茫。现在心里有的苦,总有一天变成一首流进诗里的歌。我也有着做梦的权力。可是我也知道,梦想,从来都是一个冷暖自知的词语。大多时候都只是自己在独木桥上踽踽独行,所以才更加明白陪伴的重要。生活的例子总是那么写实,有的人随波逐流碌碌无为,有的人却怀揣意志坚定地朝着梦想走去。年轻的我们,诱惑太多,情绪太多,就连哀愁,也总是莫名得不知缘由。偏偏处在不甘心安定的年纪,义无反顾就应该是主旋律。

电影《桃姐》里有一句台词:我们承受苦难,是为了安慰其他人更好地前行。我却更喜欢把这句话改成,我们承受的挫折,是为了安慰自己未来更坚定地前行。梦想其实一直藏在我们的心里。

大学时光里有过好几次说走就走的旅行,一念起,万物生。当做好决心出发时,便无暇顾忌其他,只告诉自己,我想去那里,然后就上路了,干干净净。我享受着旅途路上的颠沛流离,那种沿途的艰辛与不易绝不是终日在大学课堂里能够体会的,那是一种经历世事之后伴随成长的笃定。坚强从来不是嘴上说说而已。我始终相信人需要到达远方,带上自己。我想更多的时候,旅行的意义不在于手机里多少张沿途风景,不在于买了多少纪念品,而在于你曾经为了你的想法孤注一掷过,那是一个重来没有见过的自己。

在我的心底一直有一个梦想,我想要成为一名成功的商人。

每次和许久不见同学吐槽聊天,无所顾忌地描绘自己看似幼稚的梦想,大家每每都会唏嘘嘲讽几句,但随后便是誓挺到底的鼓励。我铭记着每一句话,每当我在孤灯夜下一个人奔跑的时候,我的内心是暖的。我知道我并不孤单,在平行的世界里,一定还有更多的人为了自己的梦想拼搏向上。梦想不怕闲言碎语,就怕自己怀疑。总是感激着身边的朋友对自己的包容。太多时候,心怀着他们,就是一种的温暖的力量。

我不怕自己跌倒,因为每个人都一样,都只有一次机会走过人生的各个阶段,但好在因为年轻,我还有勇敢的本钱去闯,我会拿出所有的能量去实现期待已久的梦想。

从小深受父亲的熏陶,耳弥目染之间感受着商业的魅力。父亲白手起家到现如今小有事业,每一步,我都是见证者。看着两鬓微白的父亲,我总是问,爸,你累么?他蜷起眼角的皱纹笑着对我说,现在不做什么时候做。父亲言行当中的坚韧与向上,都是我学习的榜样。胡雪岩曾经说过,经商之道,天地人是也。天为先天之智,经商之本;地为后天修为,靠诚信立身;人为仁义,懂取舍,讲究“君子爱财,取之有道”。那份自主自在,成就得了岁月风华,领略得了人事百态。我想,这大概就是我想要的生活吧。我依旧庆幸自己身处一个商科的校园,浓浓的商业气氛总是让人保持激情飞扬的状态。但校园里学习的理论终究是只是理论,理论和实践还是有着一个宽广的鸿沟。理想的丰满也时常滋养出不切实际的幻想,我也深知,外面世界的复杂。所以,尽早接触社会,不断尝试,在摸爬滚打中,提高能力。在残酷竞争中学着理性生活。

《左传》曰:学贵于专,好学而不贰。“是故非专则不能以精,非精则不能以明,非明则不能以诚,故曰‘唯精唯一’。”现在在校的首要事务就是用学识武装自己。学会方法,学会做人。利用现有的资源充实自己。故立志者,为学之心也;为学者,立志之事也。

我希望在很多年之后,我还会丝毫不吝啬和别人谈及自己的梦想,不在乎苦闷醉酒后的豪言壮志,不在乎小伙伴面前的戏虐谈资。无论我是奔赴在繁忙的都市之间,还是熬夜加班,我希望我永远不会对梦想两个字嗤之以鼻,我不想回顾往昔只能噙着眼泪,一字一句都如鲠在喉,我不想遗失最初的那份珍贵。要有多大的勇气才能不顾一切地追寻梦想,不停地战斗。可是,要有多大的勇气才会一直醉生梦死停滞不前。

大学生从商的队伍一年比一年壮大,要么在黑夜之前杀出重围,要么在芸芸众生中湮灭消声。现世的残酷总是令人触不及防,可是时间的洪荒却从来不会随着个人意志有丝毫转移,不进则退的法则每时每刻都在上演。若不当下立志,何以谈未来。

“快走吧,前面的花好美。”

此刻,我微扬嘴角,不觉加快了步伐。孟春的魅影顶着鲜花的馨香丰盈石板,也触动了我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