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奖征文

二等奖

2012-05-10获奖征文32755 [    ]  [打印]

 

 

彼时诗 经今世

                                                                              

                                                                                                  李小菊 (法学院 法学0905 )

 

一生是不停歇的行走。走出熙熙攘攘的人群,穿过五光十色的霓虹,遇到几个不同人,看过几幅迥异的风景。兜兜转转,走走停停。

最终回到自己的小屋,点一盏灯火,推开窗帷,看月华洒落,樽酒夜光杯,美酒金琥珀。诗经便如彼岸花,可望不可触。在水一方,对镜观诗。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诗三百,论意境,无句可出其左右。遥不可及的爱情,如同开在彼岸的莲花,隔水相望,欲接近而不可得,落寞而遗憾。仿佛一梦,光影流转,走过千年的时光,站在水之岸,看着秋水汤汤,水中芦苇大片大片地开过,风拂来,白色的芦花漫天飞舞,而芦苇丛中的那人,站在水之湄看你,目光亦如秋水。而这蒹葭生长的地方,目光太远,水太长,心亦不能到达,何谈同登彼岸?爱情,便成了宿命的绝望。

这里,我看见的是距离,爱情的距离。不能靠近的,才是真正的距离。

“采采卷耳,不盈倾筐。嗟我怀人,寘彼周行。”

夕阳中望君坡上采撷苍耳的女子,看着远方的道路,思念写满眉眼之间。她希望看着期待的身影从夕阳中拐角的路口走出,遍地的苍耳又于我何干。思念,便如身后袅袅的炊烟,绵延不断,碧海云天可鉴。心迹便如青色藤萝上开出的白色的花,纠葛却又清晰明艳;便如天暗下来独自点亮的一盏烛火,寂寞却又缠绵;便如雨后天空出现的彩虹,忧伤却又美艳。

这里,我看见的是守候,唯有这样的守候能穿越时光,穿越千年。

“君子于役,不知其期。曷至哉?鸡栖于埘,日之夕矣,牛羊下来。君子于役,如之何勿思?”

夕阳余晖之中,鸡已归巢,牛羊从村落外的山坡缓缓赶回来,道路向村外蜿蜒延伸,倚门凝视远方,仿佛丈夫就在那目光的尽头,独立黄昏的思念便如昙花一般,缓缓绽开,娴静而惊艳。日影衔西山,黄昏最是惹人思念,虽然让人感到压抑晦暗,沉沉的暮色更易使人可望归宿,但有思念的黄昏,便多了几分期待,便仿佛等的人拉长的身影,已触到我的眼睛。

这里,我看见的是思念,无一语刻浪漫的思念朴实而厚重,所有的思念回归生活本身,繁华落尽,但见真纯。这样的思念,纵时光如洪流,亦不能将其湮灭。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传说雎鸠是离爱情最近的鸟,近到“关关”的叫声,便似思慕女子的男子心中听到的呼唤。虽然,场景是那男子与河之洲采集参差荇菜,但若不是对岸的女子如花隔云,这沙洲再美,荇菜再多,他还会留恋?他被想采撷的怕不是荇菜,是爱情。

这里,我看到的是爱情,是出于丹田而无一丝污染的情感。

“蜉蝣之羽,衣裳楚楚。心之忧矣,于我归处。蜉蝣之翼,采采衣服。心之忧矣,于我归息。蜉蝣掘阅,麻衣如雪。心之忧矣,于我归说。”

对人生和时光的思索,是千百年来永不沉寂的话题,那个时候,人们便看是注意宇宙中的万千事物,大到星辰夜空,小到蜉蝣。蜉蝣被外国人称为“五月之蝇”,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说,蜉,水虫也,状似蚕蛾,朝生暮死。其实古人说它不饮不食,朝生暮死,已经说得过长,事实上它的生命便仅有三个小时。三个小时,那便是它的一生,它所拥有的,全部的时间。有时候,生命就是那么短暂。

这里,我看见的是生命与人生,用一朵花的时间来观生望死,即使下一秒离世而去,亦可微笑静待轮回转世再来,是身如炎,从渴爱生,我们都不过是一只小小的蜉蝣。

夜深,目光渐至迷离,依稀间便觉那人赤脚进来,理你额头凌落的发,凝眸看你,便是柔情似水。灯昏黄而暖,便如那诗经的纸张,那人就那样低低念一首诗经你听,你只懒懒的听,任他带你走一趟穿越千年的时空之旅……

所求的,回归原点亦只是小小的幸福,走累时有人带你去诗经的世界漫不经心的旅行。用彼时的诗句,经营现世的人生。

 

 

很久很久以前

 任濛(外国语学院 法语1101

        我记得她读起书来,声线清浅像是融了春光,化了雨水。淡色到几近透明的阳光穿过她白玉般纤长的指间,被渲染的及其温柔。她低垂着眉眼,羽扇似的睫毛软软地伏着像是小憩的蝴蝶。她眯起眼睛,墨色的瞳仁里揉碎了满室的阳光。

蜂蜜般的光线配合着那人柔软的声音,浅浅地流过卷翘着边角的书页,黑体字上流淌出一段段泛黄的记忆——很久很久以前

她薄唇轻启,泉水般的声音叮咚响起,年幼的我总是会被她的声音吸引,不自觉地放下手中玩到一半的玩具,呆呆地看着她含笑的双眼和被阳光模糊成一片惨败光景的轮廓。

——为什么童话故事的开头总是很久很久以前呢?

我曾经仰着头问过她,她弯起嘴角,脸颊上便酝酿出浅浅的梨涡,略带薄茧却一直温暖的手抚过我的头发:“因为,这些故事都是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前的啊。”

——为什么要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前呢?

似乎是我的问题不怎么好回答,她抿了一下唇思考不过许久就绽开笑颜,眉眼弯弯地用手指勾了勾我的鼻尖:“等你以后长大就会知道了。”大人一贯的托辞,而我还是乖乖地点了点头,低头继续摆弄我的玩具。

我还记得那本薄薄的画着插图的安徒生童话——《拇指姑娘》,《灰姑娘》,《丑小鸭》,插图里的公主都是一头金发,比瓦尔登湖还澄澈的蓝眸,穿着漂亮的晚礼服,而王子都配着剑英俊不凡,就连那些在我不长的记忆里丑陋的青蛙之类的生物都变得生动可爱起来。

——其实妈妈你比公主还要好看。

她笑着,露出洁白的齿贝,像是月光般皎洁:“那你就是小青蛙了。”

只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的笑容开始变得敷衍而生涩,睫毛上的星光也终让蝴蝶停止振翅了。

——妈妈,你要走了吗?

我记得那天她穿着蓝色的毛巾质地的外衣,那件衣服上依旧留有洗衣粉和阳光的香味,我拼命地抓着她的衣角,紧紧地咬着唇。

视野里一片模糊,她轻皱着眉头,责怪着我的不懂事。爸爸和奶奶的责骂声远远的传来,让我的耳膜一阵阵的作痛。

——妈妈,你不带我走吗?公主怎么能抛弃小青蛙呢?你不是还没有讲完《野天鹅》的结局吗——那个善良的公主有没有织完那11件衣服?王子和公主最后有没有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她温暖的手抓住我打着颤的小手,我从来不知道那样柔软质地的衣服能在手心划过的时候,让我产生血肉模糊的错觉。

我记得之后我被奶奶抱紧了怀里,奶奶的身上也有相同的柔软气味,而她则看了我一眼,转过头去,短短的黑发遮住她苍白的侧脸,那人缓缓地迈开了脚步,脊背僵硬地挺直着。

——童话的开头永远是很久很久以前的原因是不是现在没有童话?很久很久以前的公主不嫌弃小青蛙长得面目可憎,现在的公主却嫌弃我这只小青蛙。

那本薄薄的童话书我睡觉的时候一直抱在怀里。那些复杂的字词对于我来说实在太过深奥,我总是看着那些插图回忆着她的话,然后把那些有些完美结局的童话一遍一遍地在脑海中勾勒出大致的形状。

梦境里重复地出现着模糊的片段——她坐在小小的竹椅上给我讲着早就听过的童话,她侧过头来像是高贵美好的公主,阳光雀跃在她的眉眼之间。

而梦醒之后,却是空荡荡的单人床和高不可及的天花板,无边无际的黑夜吸收了一切的光线和声音,仿佛随时都会出现一只张着血盆大口的怪兽将我一下子吞噬掉。

我记得很久之后,我又和她住在了一起。只是她从原本的公主变成了童话里恶毒的后妈。而我从小青蛙变成了更为尴尬的存在。

她的目光带着关切和谨慎,像是担忧我这只小青蛙什么时候会突然跳起来狠狠地咬别人一口。

——妈妈,你真的不和爸爸住在一起了吗?

她似乎有一瞬间的沉默和怔忡,黑色的眸子中微微荡起的波纹让她显得更为脆弱了一些,她随即又恢复到了一直以来浅笑盈盈的温润模样,她小心翼翼地观察着我的表情郑重地点了点头。

——妈妈,你知道童话为什么永远要用很久很久来开头吗?因为,现实里根本就没有童话存在。

那时我说出的话简直像个愤青,她神色有几分讶异,随后又收敛了脸上的表情,流露出淡淡的自责,她犹犹豫豫地伸出手,像小时候经常做的那样,拍了拍我的头,力度不大却让我感觉到了很久没有体会到的被珍惜的感觉:“很久很久以前,也就是你小的时候,总是让我给你讲故事。”

我垂下头,那片温度盖在我的头顶,细腻如流沙,我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咬着唇。

“以前的小青蛙终于长大了。”我知道她现在的眼睛大概像是天边的一轮弯月,明晃晃的动人,她纤长的手发滑过我的头发,像是流沙般的细腻。

——你知道为什么童话故事都要用很久很久以前来作为故事的开头吗?

——因为等你长大之后,你的故事,也要用很久很久以前作为出发点。

——小青蛙也可以有自己的故事吗?

——其实,你不是小青蛙,你是我心中最美的公主。

 

 

 

 

王琪凤(经济学院 国贸1002

 

绀香杭城,雨锁钱塘。羁于檐而困于室,解忧者,唯读书耳。室有长联,对曰:昆山弱水皆为镜花水月,天地洪荒但求一世长安。平仄不辨,言不及义,乃君然即兴而撰,以红纸篆字题之,因藏书斋名水月庵于联中,而自得其乐。

闻者不解其义,君然并赋《水月庵志》:

“水者,集天之高远,海之深广,山之巍峨。雨露均撒,泽被苍生。其溶于万物,置杯杯身,入壶壶形;上池①竹穴,无根②线帘。疏竹虚窗,残荷青瓦,枇杷夜啼,风铃失声,歌尽十方③之悲切;流水潺潺,雨雪霏霏,山河高远,江湖飘渺,摹写九州之壮丽。笔墨书籍之于人,岂不似水之于天地?

月者,阴晴圆缺,循轮回之道。一日一景,譬如流年之人非:纵子息累累,岁月去而不返,光阴似泰氏头间簪花④,一路走来一路盛开。月盈而芬芳,月亏而凋谢。聊以自勉:流光易老,需明志而致远。

庵者,安也。人之一世,难免妄自菲薄,自怨自艾,患得患失。或如执炬,逆风而行,有烧手之患,诚于心与顺于物恰似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友曰“慎己独思”,某深以为然。世事纷繁复杂,本就无怨无悔,人生在世,但求心安。”

《楞伽》曰“无上世间解,闻彼所说偈”,敝以为书与佛法,似有相通。是以友人偶有调笑,君然并无微词,反自嘲法号“慧眠”以凑趣。

慧眠,会眠也。眠者,梦也,醉也,呓也。世人庸碌,趋名逐利,唯其不可得而更觉寥落,皆因所求有限。有读书者,为颜如玉读之,为黄金屋读之,别于负薪牧豕而读者,心向往之而读者,二者之志,岂差纤芥乎?
“譬如其莽夫,於诸性无知。说摄受,譬如彼蚕虫,结网而自。”⑤ 慧眠愚钝痴妄,岂敢笑世人醉态?愿慕庄周梦蝶之妙思,追太白“但愿长醉不复醒”之遗风,咏黄霑“皇图霸业谈笑间, 不胜人生一场醉”之长歌而独呓。 

 

 

注解:

①上池水:亦称半天河,从天上降下的雨水,积在竹篱头或空树穴中的水。《本草纲目》记载,半天河味甘、微寒、无毒。可治疗心病、癫狂、外邪、剧毒和不适应气候、环境所致的病。

②无根水:没有落地的水,,《西游记》中六十九回孙悟空说:“井中河内之水,俱是有根的。我这无根水,非此之论,乃是天上落下者,不沾地就吃,才叫做无根水。”古代服药时常用的一种药引或制药时用的材料。用于服药时送药物咽下,或调制解痈肿毒的敷药等。

③十方:出自《天子谋》第七章《有恨无人省》十方和尚之言:虚空界十方乃是施主平日所知的八方,再加上、下两方,共称十方。佛在十方世界,无所不知,无所不晓。

④引自泰戈尔《生如夏花》第四节:我相信一切能够听见,甚至预见离散,遇见另一个自己。而有些瞬间无法把握,任凭东走西顾,逝去的必然不返。请看我头置簪花,一路走来一路盛开。频频遗漏一些,又深陷风霜雨雪的感动。

⑤出自《楞伽阿跋多罗宝经卷》,意为某些情形,都是愚痴凡夫们自心所生的妄想执著,犹如钩锁连环,相续不断。都是自心以妄想不断之丝而自缚其心,如春蚕作茧,在无始妄想状态中相续执著难舍。

 

附《水月庵志》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