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奖征文

三等奖

2012-05-10获奖征文28545 [    ]  [打印]

 

读书秋树根

 

殷梦程(管理学院  工商1101)

 

七岁上小学之前,我是习惯在乡下的老房子里玩耍的。三砖两瓦的农民房的木门前是一棵几近枯死的老榆树。冬天的时候,整棵树枯的像是被西风一吹就会化成一把飞灰,春天的时候,它却依旧能够颤颤巍巍的抽出几片青叶。久而久之,所有人也都习以为常,不再有动它的念头。

有时候会有一两个村里的闲汉子蹲坐在树下的石头上,摆出一副不知从哪里学来的极难看的姿势抽烟。有时候是一些端着元宝龛子的老婆子,或者端着瓜子盘的媳妇们在那里乘凉、闲磕牙。在白天所有人都为着自个儿的生计忙活,无暇看管小孩们的时候,就是我坐在那里,搬一张竹板凳,捧着一本小书,晃着两条小腿,在打瞌睡似的的念诵,全为了完成那些恼人头痛的作业。往往是“床前明月光”的后半句还没有念完,就已经靠着树根入梦。

晚间抽查,十次有九次噎在那句“疑是地上霜”上,剩下的一次也是磕磕绊绊的背完。母亲要拿编竹篮的柳条儿打我,我哭着嚷嚷,奶奶站出来说:“不怪她,是这日头太好,晒得人骨头懒。下次读书的时候,奶奶给你支个遮阳的棚子。”

这个棚子说来就来,是那些原本要抽在我屁股上的柳条儿编出的一片阴凉。由四根小毛竹撑着,简陋的可爱。至此,那些浓稠的困意再也没有漫过我的神经,压垮我的眼皮。我开始识得纸张之间那些像烟火一般绚烂曼妙的文字。

唐诗三百首里至今记得的十有八九,西游记里如数家珍的艳丽女妖,白毛女的苦情事无巨细的娓娓道来,老舍家里的小白猫,巴金脑海里的老城墙和打了霜的雪梨儿,小桔灯下的红薯稀饭,飞鸟集中和花儿一样仰望太阳的大山……这些涤荡我一副柔软心肠的温润字样和拼音字母,都夹杂着老榆树粗糙的树皮和树根边腐败的土腥味儿,一起沉淀在七岁的稚嫩手掌。

进城后,阔别了那棵春生秋死的老榆树,却丢不掉手里断断续续捧着的书。

阅读,变成了我回忆乡下慵懒的阳光和泛滥的星光时候为数不多的媒介之一。正因如此,读书便成了我一成不变的嗜好,床头上堆着的新书旧书十日就要来一番换血,书柜的空间在日积月累中不断的狭小。世界各地的见闻,天文地理的怪谈,士农工商的见解,历史辛秘的解锁,全都盈缩在我逼仄的脑壳之中。我负荷的甘之如饴。

几年前,我回到乡下,看见那个简陋的竹棚还在,竹棚底下不是脏乱的懒汉和碎嘴的媳妇,而是同我当初一样被这个时间和这片农田放养的小孩儿。他靠着老榆树根酣睡的很香,梦里碎碎呓语,似是那句害我挨揍的“疑是地上霜”。

我将他摇醒,他晃神间乍醒,以为是来唤他们回家吃饭的外婆,想着自己的诗词没有背干净,着急的一脸慌张,尔后定了定神,发现是我这个其貌不扬的“外来客”,没瞧个正眼,倒过头接着要睡。

我乐呵呵地说:“这么好的日头,睡过去怪可惜的。”

他没有理睬我,只是偏着头假寐,碍于不答不礼的家教,又回了我一句:“那干什么啊!”

“可以看看书啊,别叫太阳把眼睛晒懒了。”

“没什么好看的。”

我从背后掏了本《一路风景》,递与他,笑说:“给你看啊!”

 “看不懂。”他瞄了一眼书皮,就没有再看第二眼,端着难过尖锐的自尊,自顾自的转了个身又打算接着刚刚做到一半的梦睡去。

我咋舌的发现,那些所谓美好童真的呓语和遗忘诗词之下的惊恐,不过是我自己无端的臆想罢了。我无法想象一个没有书籍文字装点的童年是如何的苍白无力。虽然常言道,所有的孩子都是白纸一张,但是这不等于他们应该做一辈子的柔软白纸,随着时间的飞逝从白纸变成白丁。那些滞留在字里行间的目光最终都应该演化作满肚的墨水,满腹的才华,满腔的壮志,在那张属于自己的白纸上肆意挥毫,任己泼墨。

    现实却可悲的可怕。

我床头的新书旧书依旧在不断的换血,那些在我经脉运行过一周天的血液最终流向那些如此贫血的孩子们。五柳的桃源,尼采的太阳,雨果的冉阿让和伽西莫多,余秋雨的道士塔和夜航船……这些指引藏宝的暗号几次三番的在他们细碎的呢喃中震动,我心愉悦。

负米力葵外,读书秋树根。读书人,为书而生,为书而乐,为书而聚。

真想念你啊,那根混杂着浓稠的慵懒和书卷气的老树根。

 

 

左眼忧伤,右眼明媚

                                                   

                                                    ——致《无怨的青春》

 

季 红(经济学院 国贸1103班 )

 

青春她弓着腰,踮着脚尖,优雅如猫小姐,走在黝黑巷子胡同里。但是等我们想驻足定睛,一窥她的容颜时,她却一溜烟的跑出了好远。我难受,因为心里开始怀着错过了抓住猫尾巴的遗憾。所幸,在一次没有预感的偶遇中,我错开了命运的捉弄,遇见了你,让我怦然心动的你。

我惋惜,在你风华正茂的时候,我却还在母亲的胚胎里蕴积着力量,而当你渐渐远离人们炽烈的视线的时候,我却开始拼命叫嚣着青春。请相信,虽然,我们生不逢时,但是我总会想到你。当我在仰望天空的时候,总会怕被阳光灼伤了眼。而那时,我总会微微眯起左眼,并试图睁开右眼。于是,左眼带上了伤,右眼溢满了光。诚如你带给我的那抹忧伤与明媚,让我学会悲伤着笑得灿烂如斯。                            

你在里面说到,“我只是个戏子,永远在别人的故事里,留着自己的泪。”于是我知道了,原来还有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原来真正的痛,是痛到极致忘了是为谁痛。

你又说,“在长长的一生里为什么,欢乐总是乍现就凋落,走得最急的都是最美的时光。于是我懂得了,人为什么总是追求快乐,因为它稀少得令人心痛,使人忍不住想去疼惜。

你还说,“不是所有的梦都来得及实现,不是所有的话都来得及告诉你,内疚和悔恨,总要深深地种植在离别后的心中。”于是我明白了,一旦离别,离别的可能不只只是你和他的过去,还会掩埋你们共同憧憬的未来,因为那些内疚和悔恨终究迎不来了宽容和释然,也就凑不成完美。

真的,我要谢谢你,让我遇到了你。我知道,人的一生中,总会有那么一样东西能够触动到灵魂深处的那根心弦,可是我没想到会是你,你来得那么突然,却不突兀,来得那么急切,却不凶猛,总之一切都是那么恰到好处。你就是如那挠人的白色羽毛,轻轻拨动着那根心底的弦,轻拢慢捻,弦弦难掩悸动。                          

你澄明热烈,真挚动人,用充满了田园式的牧歌情调和舒缓的音乐风格的口吻,讲述着属于你的一个多愁善感的美丽女子的明媚与忧伤。当你把爱与愁娓娓道来时,我想把你写进我的文里。

曾经不懂读诗,只能从字里行间去咀嚼。曾经不会写诗,只学会生搬硬套堆砌罗列。后来,在遇到你之后的某个时间里,那难表的千言万语,竟凝成几缕淡淡的笔画,无声地,无法克制地流了出来。

现在,日已夕暮,我的左眼残留着伤,右眼携带着光。若你也沐浴在阳光下,请你留意寻找,一个仰视太阳的女人。

 

 

 

一个人的旅行

 

       戴丽信 (人文与传播学院 中文0901

 

我要以怎样的一种勇气开始一段阅读?

阅读对于我来说并不是一件快乐的事,它是一次冒险,或许我会失落,或许我会迷茫,但我情愿孤独地承受着。我不需要阅读的快感,我也不在乎文字带来的痛感,只求那映入眼帘的能让我静静地坐在这喧嚣的世界里,让我陷入沉思,或许我会豁然开朗,或许是更深的迷失,我不在乎结果如何,只是期待沉思的美妙。一段文字就像一杯苦咖啡,只有懂得品味的人才愿意去经历咖啡入口的苦,因为她知道只有这样才能有醇香的回味。真正的阅读不是欣赏,也不是享受,它会让你苦,但只有拿出勇气去承受这份苦,才能真实地体味到苦过后的香醇。

我喜欢迷失在文字之中,虽然这并不愉快,甚至有些感伤,但比起潇洒地一笑而过,我更愿意把自己暂时地锁在文字之中,尽情地迷失。没错,是那样一种刻骨铭心的迷失让我从此爱上了这种感觉——迷失在挪威的森林。那是一种浓不可化的哀伤,打开书的那一刻便迎面袭来,将你完全包围,你毫无防备,也不想反抗。而当你中断阅读,试图返回现实的时候,你却发现行动的只是你的肢体,你的心被锁在了挪威的大雾之中。或许你的行为看起来并不哀伤,甚至会对看到的人微笑,但你却体会不到外在的一切话语、画面、行为所带的情感;或许在别人眼中你有些忧郁,但你并不排斥这种看法,因为这种忧郁不会让你感到恐惧,你反而迫切希望返回其中。进入一部作品,就是用心去经历它,而外在的一切经历则会显得无关痛痒。心的经历是那么的真实,我看到了两个人,一前一后,撑着伞,不停地奔走在无人的小巷,始终没有语言;当直子决定自杀而始终以平静的语言说话的时候,是如此的一种安详的哀伤。那种哀伤不仅是淅淅沥沥地下着雨,而是即使是晴天,也会让人联想到阳光下摇曳的树影,是静静流淌着的伤感,不能被阻断,也不想走出这种伤感。当你经历了它之后,当你企图回到现实的时候,你才察觉到自己迷失了,过了很久,你的呼吸还是因为哀伤而颤抖。那又能怎样呢?又能有什么事会将你马上从这种迷失中拯救出来呢?现实的努力在文字的迷失面前是无力的,你只能等待,只能交给时间让大雾逐渐散去。或许承受这种迷失会让你形容憔悴,让你沉默,的确,这种迷失丝毫不比体力活来得轻松,但就是这份厚重的迷失让文字在你心里留下印记。只有这样地迷失过,你才会在许久之后的回忆中发觉,原来真的读过那段字。

如果阅读只是出于积累知识,那么我就不会迷失,如果迷失只是情感的陶醉,那么我就不会留恋。跟许多人一样,我曾经迷失在缠绵的青春爱情小说之中,当多年后回忆起它们时,却发现当初的懵懂已经渐行渐远,甚至杳无踪迹。而又是什么让我在多年后重新回到那片森林时,依然流连忘返,是什么让我确信,我永远都不会厌倦那片森林。没错,挪威的大雾是这么的浓稠,当我迷失其中的时候我努力地挣扎,试图找到方向,我揣摩过、深思过,欣喜的是我抓住了一棵可以让我稍感安全的树,我知道这并不代表我可以走出迷雾,但这就足矣。或许就是这种迷惑,就是这种找不到答案的沉思让那片森林充满引力,让来过的人铭记在心。木月的死是那么的突然,莫名其妙地给人一击;直子安详地结束生命,让人有一种踏空了的感觉。一切都正常地进行着,而且完全能正常地发展下去,为什么就突然地把它拧断,任留残剩的那一截在空中诡异地摇晃,让人迷惑、害怕。死亡是绝望还是顿悟?爱情并没有致他们于死地的杀伤力,或许真正让他们毅然放弃生命的是性,是性爱的失败让他们不得不走向另一个世界。不是客观条件不允许他们做爱,而是当他们努力地要去爱的时候,却得不到想要的感觉,力不从心。是这样一种可望不可即的折磨,是这样一种无法接受的爱情状态,让他们选择了离开。我已经记不清楚自己初次迷失在森林中是怎样的落寞,我一直都试图去探清这片森林,但每一次踏上那片土地的时候,总还是会被那浓雾笼罩。或许就是这种让人捉摸不透的迷惑才让我乐此不疲地承受着迷失的困顿,正是一次又一次困顿中的思考让我对一段文字久久执著。而当我恍惚间明白些什么的时候,我才真正体会到文字与思考间不可分割的关联。

阅读是孤独的,当你尝试着要去亲近一段文字的同时,也就意味着与现实的疏远。当你迷失在文字中时,你永远都是独身一人;当你被困字符的城墙时,没有人会来解救。我甘愿做一个孤独的人,安静地住在文字之中,不是我不爱说话,而是我始终不想离开那片森林。我曾经惶恐过,当我努力要去触摸外界时,我才发现,外面的世界近在眼前却隔着一层玻璃。我尝试着与人交流、融入室外的活动,但一切都仿佛被裹上了一层膜,放在手里却感受不到它们的形状。我怀疑自己是否失去了与世界交流的能力,我害怕我是否会因为沉默而让人感觉怪异。庆幸的是我还是我,只是我所处的地方不同了而已。我喜欢挪威的森林,那么,就让我多停留一会儿吧,何必在乎孤单,何必在意身边异样的眼光。我只身一人闯进森林,我被大雾打湿,甚至遍体鳞伤,但如果还有下一次,我依然会不假思索地选择孤独。因为当我凭着自己的努力,在迷雾中探得方向的时候,我是那么的欣喜,那种带着伤痕的快乐,足以给我面对孤独的力量。那一场场发生在森林里的悲剧让我渐渐清醒,在情爱与性爱之间,原来还有第三种选择,如果没有性爱的体验,如果现实的性爱背离自己所期待的体验,那么,爱情应该走向绝望。或许这样的解释会让人费解,但我不需要别人的共鸣,我可以不要别人的赞同,它能给我方向感就已足够。的确,这种从孤独中爆发出来的满足感是这么的高傲,让人对现实不屑一顾,即使在别人眼里你甚至已不可理喻,但你依然可以安静地自言自语地说,这片森林真美。我不奢望自己在现实的打击面前有多么的坚不可摧,但我向往能更久地住在文字里,让我因为孤独而刚强。

就让我迷失吧,让我困惑着,就那样,一个人,喜悦也好,忧伤也罢。因为在文字的道路上,不需要澄澈清明,不需要欢声笑语,更重要的是静静地、慢慢地用心去经历。阅读不是快乐的,你有可能会掉进深渊,有可能百思不得其解,而你却无法向人求救。但当你迷失过、沉思过、孤独过,你就会发现,一切都是值得的,你会骄傲地以一种安静的姿态,富有地活着。

 

 

 

慢 时 光

 

  潘怡婷(统计与数学学院 统1102 )

 

——就让世界都静下来,静得只听得到时光的声音。

我一直在找寻这样一个午后,一个阳光照射的角落,穿着宽松的毛衣,一杯黑咖啡,翻着一本看了无数次都不厌其烦的散文集,或是就那么安静地读一首诗。这样一个人孤独却又惬意的时刻,阒寂得都能听到指尖触碰纸张的细碎声,能到达我潜意识里每一个最柔软的角落,让我想起自己制造过的声音,那些已经渐行渐远淡出我生活的人事,以及依旧藏匿在最深处的细微的心绪。

 

我想我一直在找一样东西。它是我曾经拥有过的任何东西,但又不完全属于我。它见过我盲目而无用的热情,它抵挡过我伤春悲秋的无望。我一直记得它,却又无法清晰的定义它。然而当我一怀念起旧时光里的光亮,无论是广阔的云间,还是静谐的角落,我都一定能知道,一直以来都未曾走离我的文字,它们是如何裹挟了时光的洪荒,陪伴我走到了当下。

 

我很庆幸在我的青春和梦想里,一直有文字承载了我全部的勇气和坚忍。如果我的青春和梦想是属于自己的珍馐,那么文字就该是我最华美的容器。他们填补了过去所有的空洞和无望。那些读着岩井俊二的感同身受,那些有安妮宝贝陪伴的每个夜晚,那些因为夏宇而宁静下来的心绪。

 

那些几乎横亘了我所有旧日的时光而始终坚定的文字的力量。

 

>.

 

那一年的我十七岁。和《关于莉莉周的一切》里的莲见一样的年纪。曾经一度觉得岩井笔下的莲见有自己的影子。我讨厌莲见的原因很大部分是从中看到了那时同样卑微荏弱的自己吧。一度迷惘于自己的不鲜艳和灰渺,内心却渴望着一个强大坚定的意念来支撑自己。有很多人说,岩井俊二笔下的青春是残酷的。可我始终觉得,即使是《莉莉周》,那残酷的背后绽放着的还是我们肆意美好的青春年少。他们在故事里改变,我也随着他们一起成长。我隐约觉得自己的身体里也住着一个懦弱不堪却孤傲的过去,一个可以寄托的灵魂般的信仰,一个全力挣脱了的崭新的自我。远方的光明尚在,正如我们背负着的新生。我坚信怀揣莉莉周般的信仰,青春都有着终将能够到达的彼岸。

 

后来读到《情书》,在电影之前看了原著小说,一直不能释怀两个藤井间无疾而终的爱恋。直到看完同名电影,才真正理解岩井想要表达的东西。无论是小说还是电影,对我来说都是最让人动容的都是渡边博子对着蔓延至天际的雪地,一遍遍大声地呼喊:

 

    --你好吗......

    --我很好......

 

    最后她捂面而泣。我想她是真的释然,不管她极力追寻的真相是怎样,那段弥留在她心里的与藤井树的回忆都是如此甘愿和珍重。有时候回忆并不只是为了找寻结果,更是为了那令人破涕的温润与明亮。岩井笔下的青春,是适可而止的暗恋。而正是这无法诉诸的暧昧,才美好得让人歆羡。文字有把我们带回过去的力量,带回到曾经有一个温柔坚定的人短暂却美好的出现在你生命里的那些时光。我想我的执念也跟着岩井笔下的文字一起到达过曾经的过去,才磨平了如今清晰的眼角眉梢。

 

    我从岩井俊二的文字中看到的缺失的青春,是我遗落在过去的梦想吗。

 

>..

 

安妮说,要始终保持敬畏之心。对时光,对美,对痛楚。最爱她的《莲花》和《素年锦时》,反复阅读的那些文字,就像是骨髓一样深入了我内心对于静默的所有向往。一个人读安妮的文字固然寂寥,却也让人无时无刻不感到生之静美。她的文字有让人静下来的力量。无论是一段无疾而终的时光,还是一段不告而别的旅行,或者是殊途同归的完满。安妮都能用残缺去抚慰疼痛,用抽离去稀释桎梏。曾经无数次被夸大的理想化的自己,在安妮笔下的每个故事里无限缩小,以至于接近重生。

 

我的眼里睡着一片朝圣者的沙漠。我对自己说,要成为《莲花》里苏内河一般坚忍的女子,或者对待一切都安之若素,做一个冷暖自知的旅行者。即便是面对对未知的恐惧,我宁愿选择歇脚休息,也不能顾影自怜。“终止一条道路的最好方法就是走完它。”所以不管是竭力盛放还是静默颓败,只要是怀揣着朝圣者般甘愿郑重的期颐,自我克制,自我吞噬,哪怕这个世界不符合我们既定的梦想,我们都能触摸生命所能给我们的终极关怀。

 

 

生活这件事里,我从安妮笔下的文字里学到了太多。对残念的决绝,对新生的追逐,对自我的纯粹。她说,生活中的一切事物我皆爱,并且是以告别而不是相会,决裂而不是结合来爱。我歆羡于苏内河之于行走的勇气,更敬畏安妮这样一个清醒自知的女子。无论什么时候,做好真实温润良善的自己,以此获得安定泰然始终的内心,才是当下浮躁的我们所缺失的,最为重要的资质。而我坚信,这样的天然,会让我们在复杂的世界里尽量活得正直,因为它带给我们的勇气,去让我们用最轻盈的脚步跨过生命中最沉重的事情。

 

我从安妮宝贝的文字中看到的深郁的静默,是我聊以自慰的执念吗。

 

 

>...

 

岩井的小说,安妮的散文,我对诗歌的偏爱是带着新奇与张狂的。在后现代派的诗人中,夏宇无疑是最有个性的一位。初读夏宇,你会被这位女诗人的天马行空所折服;细读夏宇,去贴近她的呼吸,她风格的转变与书写的不连续性,都世人有着华丽的冒险般的刺激。

 

夏宇喜欢用跳跃的节奏和反复的字眼去达到她的实验语言,从而深化读者的理解,拉动他们的感知力。她对诗的诠释有着自我独到的信念,她确信一切都可以改变成诗的形式,《腹语术》里她甚至尝试各种视觉乃至于听觉上的效果。

 

“我会想念十岁时看到的那只象 象的死亡

我会想念卡夫卡照片里 他那么倔强

  我会想念所有读过的书 认得的字

  我会记得时间像旋转木马消失              

 

她的诗在摆脱一些沉重的、有深度的、有意义的东西独有建树。就像这首几米地下铁原声带中夏宇所创作的歌词,她持续极度维持自我,并且用一种很生活化的方式叙述对于时间的思索,时间感和空间架构的消弭让她的诗产生一种沉默如谜的漂浮感,让人甘愿沦陷。

 

我从夏宇的诗句中看到的沉沦的愿欲,是能够治愈灵魂的圣洁吗。

 

我不过是在每一份书影的瞬间都找到了曾经的遗失或者未来的期冀。那些我在日光灯下用心看着一个人文字时的平静,那些我为着书里的感同身受而热泪盈眶的片断,那些存留于我温润的旧时光之上流淌的记忆,那些我用尽一整个青春去呐喊却最终融化于温暖的文字之上的的热血。那些我们都回不去的,无线绵长的的慢时光。

 

一个人阅读时的沸反盈天。一个携带着文字,携带着故事的远行者,在我们都怀念的慢时光之上,抵达每一片洪荒的赤诚,去遇见我们都默识的繁华的风景。

 

 

 

阅读,找寻心灵的皈依

  

姚颖(公管学院 文管1001)

 

随着一句简单的道别,那熟悉的身影渐渐消失在拥挤的送行人群中,原地,留下一个茫然的我。

很久没有离开家了,没想到这一张录取通知书把我带到千里之外的城市闯荡,没有熟悉的家人朋友相伴,只有听筒里我忍住不哭的抽咽。

习惯了只有夕阳下被拉长的影子相伴,也常常仰望天空看着飞机划过留下的白线慵懒地散去;我喜欢上每晚都数出能看见的北斗七星的个数,想着家乡的月亮是不是也如此皎洁;我的目光不敢直视那些有家长探望的同学的眼光,因为那幸福的光芒刺得我很痛······

幸好,这种孤寂与无助并没有让我沉沦下去。温暖的午后,微风轻抚过《瓦尔登湖》泛黄的纸页,我仿佛感受到了顿悟后的宁彻,似墨湖中荷花被荷叶拍打的清脆,似校园中桂花盛开时弥漫着的芳香,挥之不去,拂之还来。

“即使它描绘的境界让你沮丧,你也应对待它的纯灼,如同仰视黑夜里的繁星。” 瓦尔登湖,它那平静的蔚蓝色水面上没有忧愁的魔鬼,只有蓝色的天使。我不比牧场上一颗蒲公英孤独,至少还能看到成群的白鸽飞翔,感受到生命的律动;我不比新屋子里的第一只蜘蛛更孤独,至少还能在校园中与同学嬉戏玩耍,感受到青春的气息;我也不比单独一朵毛蕊花更孤独,至少我还能通过学习汲取知识,感受到博学的畅然。

就像梭罗隐居瓦尔登湖,可与大自然水乳交融,在田园生活中感知生命与自然,在坚守中重塑自我一样,我的独守也是一种历练。而况我并不孤独,在浩瀚的书海中,总会发现打动我的话语与有所共鸣的思想,为迷途的孩子找到方向,给我慰藉与鼓励,找寻心灵的皈依。

书籍,是最好的伴侣,悄无声息,却胜过千言万语;是良师益友,指点迷津,却毫无保留。当积极地认识其思想并适度接受时,就会体会到书籍带给你的力量和无法言表的乐趣。

希特勒没有体会到阅读的真正乐趣,因为他误解了良师益友之言。《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中尼采认为“人类是不平等的”要“以不公正报复不公正,跟对方平分秋色,这就是一半公正。能忍受不公正的人,他应当自己去承担不公正”,这并不是要指引人们相信种族优劣,而是要积极地做自己的神,为自己不公平的境遇创造公平的竞争。一千个读者心中有一千个尼采。每个人认为地都没有绝对错误与绝对正确,而只有当我们积极地看待其思想并适当接受,才会找到真正的阅读之乐趣。
    
我认为尼采并不是疯子,他之所以疯狂,是因为他视自我为神。在他的信仰中,我学会了“首先要做爱自己的人”“不能听命于自己者,就要受命于他人。”,也许陌生的环境会让我难以适应,但这并没有剥夺我爱自己的权力,我更应努力地证明自己存在,并为自己的未来负责。我体会到了“人类是不平等的”,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是个独特的生命个体,有着不同的思想与精神追求,何必去追随他人而抵触一个真正的自我?释放自我,努力自我实现,每个人都会有他心灵的皈依······

在书海中,永远没有孤独者。书籍,永远都是最好的伴侣,帮你找寻心灵的皈依。书籍,是迷途中的指南针,但你迷惘时,会带你走出困境;书籍,是逆境中的引导者,当你孤独失意时,会给你慰藉与鼓励。

真正的遥远并不是不能回家,而是在回到家之前就迷失了自我;真正的回归不仅是回到家,而是找寻到心灵的皈依,给精神以依托。在阅读中增长生命的宽度,在阅读中收获生命的意义,在阅读中找寻你心灵的皈依!